2020-01-09 22:46

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

内容摘要:本文在对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这一命题进行理论论证的基础上,提出了实现两者有机衔接的制度路径。

内容提要:本文在对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这一命题进行理论论证的基础上,剖析了新时代中国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所面临的突出矛盾,提出了实现两者有机衔接的制度路径以及相关制度创新的目标和任务。发达国家咖啡加盟农业现代化的历史经验和实证研究结果表明,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之间不存在实质性矛盾,在小农户经营的基础上实现农业现代化,不仅得到了日本、韩国等东亚发达国家和地区的经验支持,而且具有广泛的实证依据。小农户经营是由中国人多地少的基本国情和小农户的组织特性所决定的现实选择,也是中国现代农业建设与发展的必然选择。由于小农户自身存在某些先天缺陷以及体制障碍等原因,实现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将面临一系列矛盾,包括小农户分散经营与农业规模化标准化发展的客观要求之间的矛盾、小农户的商品农产品增长与市场交易成本居高不下之间的矛盾等。正确认识和有效化解这些矛盾,是实现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的客观要求和迫切任务。实现两者有机衔接的关键是要遵循结构主义范式,按照“产权清晰可靠、生产安全高效、交易便捷顺畅、收入持续稳定”的目标要求,全面推进产权制度、生产耕作制度、交易制度和收入分配制度等与小农户经营相关的制度创新,以有效化解两者有机衔接所面临的诸多矛盾和体制羁绊,加快小农户经营基础上中国农业现代化的历史进程。

基金项目:本文是安徽省教育科研基金重点项目“皖北乡村一体化进程中社区治理研究”(编号:SK2017A0290)的阶段性成果。

20世纪80年代初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改革创立了以家庭承包经营为基础、统分结合的双层经营体制,亿万小农户成为中国农业的生产经营主体。截至2015年年底,经营耕地面积约为0.67公顷(10亩)以下的农户多达2.1亿户,占全部农户的79.6%;经营耕地面积为2公顷(30亩)以下的农户有2.55亿户,占农户总数的96.1%,所经营的耕地面积占耕地总面积的87%(魏后凯等,2017)。根据World Bank(2010)确定的“户均耕地面积2公顷以下为小农户”这一划分标准,小农户经营是中国农业的突出特点。

党的十九大作出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大决策部署,提出了“实现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这一时代命题①。那么,能否实现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在小农户经营的基础上能否实现农业现代化、如何实现农业现代化,就成为理论研究必须回答的问题。有学者认为,“以自然分工为基础的农户家内协作,毕竟是前工业化阶段落后的劳动技术组织形式,依托它是不可能形成高度社会化的现代农业的”(林岗,1989)。还有学者认为,“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实现形式是一家一户的分散经营,其小规模生产的特征解决了农民的温饱问题,但解决不了农民的致富问题,也解决不了中国农业继续发展、提高其产业素质问题”,其“自身的固有局限性,也必然导致它只能是一个过渡性的”产业组织形态(张晶、程宝华,2010)。甚至有人直截了当地提出“农业现代化必须抛弃家庭经营”②。

美国农业经济学家Muikhoti(1985)通过历史分析,总结出了3种可供发展中国家选择的农业发展模式:①两重结构模式,即大规模农场和小农场并存的农业发展模式;②单一结构的家庭小农场发展模式;③混合模式,即多种规模、多种组织形永福餐饮式并存的农业发展模式。Muikhoti认为,日本的经验证明,推进作为发展中国家农业微观组织主体形式的小规模农场现代化,可以同时实现农产品产出高增长、农民收入和有效需求普遍增长的发展目标;在发展中国家推行单一结构的家庭小农场模式不仅是必要的,也是可行的,它有利于吸引广大农民参与技术变革,从而实现生产发展、就业迅速增加和新技术广泛扩散,有利于促进农村基础设施投资的增长和政府服务功能的普遍增强。事实上,小农户与现代农业发展之间不存在实质性的矛盾,实现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在小农户经营的基础上实现农业现代化,不仅得到了发达国家和地区农业现代化发展的经验支持,而且具有广泛的实证依据。

首先,实现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在小农户经营的基础上实现农业现代化,在国际上具有成功范例。纵观世界农业现代化发展的历史进程,由于各国(地区)人地关系不同,农户的经营规模不尽相同,但在小农户经营的基础上实现农业现代化不乏饮品加盟成功的先例。例如战后的日本,由于人多地少和土改后分田到户,普遍推行一家一户的小规模经营,平均每户农户经营的耕地只有1公顷。20世纪50年代,日本农户总数约为617万户,其中95%以上属于小农户。但是,小农户经营并没有妨碍日本于20世纪70年代实现农业现代化。随着城市化的推进,日本农户总数有所减少,但是,以小农户为主的农业微观组织主体格局没有改变。2013年,日本全国户均耕地面积为2.12公顷,除北海道外,其他都道府县的户均耕地面积仅1.52公顷(程郁、张云华,2015)。再如韩国,也是在小农户经营的基础上于20世纪90年代实现了农业现代化。韩国于1949年颁布的《土地改革法》规定,如果农户的经营规模超过3公顷,所超过的部分由政府以低价收购,政府再低价租售给佃农。经过改革,韩国基本实现了均田制目标。到20世纪60年代初,经营规模为0.5公顷及以下的农户占41.8%,经营规模为0.5~1公顷的农户占31.5%,经营规模超过1公顷的农户只占26.7%,约80%农户的经营规模为1.5公顷以下(金祥波,2008)。在中国台湾地区,农户的平均经营规模为1.1公顷,小农户经营是台湾地区现代农业的典型特征。

其次,实现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在小农户经营的基础上实现农业现代化,有着广泛的实证依据。大量的实证研究结果表明,在经营管理适当的情况下,小农户经营具有比大规模家庭农场和其他农业生产组织更大的生产率优势(阮文彪,1998)。世界银行对肯尼亚小农场和大农场的对比研究发现,经营规模为0.5公顷以下的家庭小农场平均每公顷的产量是经营规模为8公顷以上农场的19倍,前者的劳动力投入是后者的30倍(World Bank,1983)。在印度,经营规模为2公顷以下的家庭农场,其平均每公顷土地的纯收入比经营规模为10公顷以上的农场高出一倍多;在巴西,平均每公顷土地的纯收入随农场经营规模的增加而递减,经营规模不到1公顷的家庭农场平均每公顷土地的纯收入比规模为1~10公顷的家庭农场高出几乎两倍,比规模为200~2000公顷的大农场高出30倍;科尼亚对15个发展中国家不同规模农场的各种投入、土地产出和劳动生产率所做的比较研究表明,农场规模与农业投入和平均产量成反比。罗伊·普罗斯特曼等(1996)利用117个国家的资料进行分析的结果表明,每公顷谷物产量最高的14个国家中,有11个是小农户经营占主体地位的国家。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课题组(1992)对全国3万户农户的调查结果显示,农户经营规模与亩均产量呈明显的负相关关系。

第三,实现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在小农户经营的基础上实现农业现代化,是由中国人多地少的基本国情和小农户的组织属性所决定的现实选择。农业微观组织的形成与演变有其自身的规律,一个国家和地区的农户经营规模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个国家和地区的人地关系,即人均土地面积。从中国的情况看,首先,中国拥有1.2亿公顷(18亿亩)耕地、2.6亿户农户,这一基本国情决定了中国不可能形成以大农场为主体的农业微观组织格局。据农业农村部预测,到2020年,经营规模为3.33公顷(50亩)以下的小农户仍将有2.2亿户左右,所经营的耕地面积约占全国耕地总面积的80%;到2030年,这类小农户将降为1.7亿户,所经营的耕地面积约占70%;到2050年,这类小农户仍将有1亿户左右,所经营的耕地面积约占50%③。其次,中国拥有13.9亿人口,农民人数占总人口一半以上,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农业微观组织的选择都必须以确保农村社会稳定为前提。不仅小农户经营不失农业生产效率上的优势,而且小农户是农村社会的细胞,家庭稳则社稷稳,家庭安则天下安。坚持以小农户经营为基础,使土地牢牢掌握在农民手中,有利于避免农民大规模失地失业引发社会危机的风险。因此,依托小农户发展现代农业,是中国人多地少的基本国情和小农户的组织属性使然,无法做出别样选择。换句话说,小农户是新时代中国农业的微观组织基础,实现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是新时代中国推进农业现代化的必然选择。

诚然,中国小农户经营具有诸如经营规模小且地块分散、交易成本高、技术进步的内在动力不强等一些先天不足和缺陷。所以,改造传统农业,实现农业现代化,必须采取切实措施,加快提升小农户的经营能力,以适应现代农业建设与发展的需要。因而,党的十九大提出了“实现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这一推进新时代中国农业发展的要求。

另外,也应客观辩证地看待中国农业微观组织的演变规律和趋势,正确理解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的“巩固和完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保持土地承包关系稳定并长久不变”④。这并非要从政策上固化中国现有的农业经营主体格局,而是要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过程中不断优化小农户经营规模结构、提升小农户的生产经营能力、改善小农户的经营环境和条件,形成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和现代农业发展相适应的农业经营主体格局。事实上,改革开放尤其是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党和国家采取了一系列改革措施和强农惠农政策,包括农村土地流转制度改革、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农产品流通体制改革、农业科技推广体制改革、农业社会化服务体制改革、农业农村教育体制改革、工商行政管理制度改革等,大大改善了小农户经营的市场环境,提高了小农户的生产经营能力和市场化程度,促进了农民收入增长。与此同时,农业大户的比例和作用在逐步提升,合作农场、公司制农场等其他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也在不断涌现,农业经营主体格局不断优化,正朝着适应现代农业发展的方向演变。但是,以小农户经营为主体的基本格局没有改变,也不会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