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14 20:14

母亲为大一女儿招聘保姆洗衣做饭,“巨婴”何

花钱图安心?母亲为大一女儿招聘保姆洗衣做饭:孩子不会,我又没时间。近日,湖北襄阳。刘女士在朋友圈招聘保姆,照顾大一女儿,帮她洗衣做饭,引发热议。刘女士称平时自己很忙,女儿从小就没做过家务,怕她照顾不好自己,便想要招聘一位保姆。她说这样花钱图安心,现在很多人这样。(1月4日梨视频)

已经上大学了,却连最基本的生活和自理能力都没有,是名副其实的“巨婴”。而作为家长,对此并未感到惭愧和着急,反倒试图招聘保姆继续惯着孩子。有什么样的家长,就有什么样的孩子,每一个“巨婴”背后,都有着不负责任的家长、不合格的家庭教育。正是家长对孩子无原则的溺爱和纵容,才让孩子养成了不良习惯,失去了成长的机会。不知女孩的母亲想过没有,自己不可能跟孩子一辈子,保姆也只能照顾其一时,不可能照顾其一世,如果不能自食其力、学会必须的生存技能,今后该如何生存?更遑论面对日益激烈的社会竞争了。

这位母亲说;“这样花钱图安心,现在很多人这样。”前半句是推卸责任,后半句也是为自己开脱——大家都差不多,所以我这样做也是随大流,也很正常。听起来非常可笑,却也并没有完全说错,现如今类似的家长和类似的现象委实不少。想必很多人都发现了,每当大学开学,几乎每所大学都会出现一景:家长满头大汗地扛着行李,陪孩子报到、给他们铺床叠被。这样做,体现父母对孩子的关爱的同时,也让我们再次想到现在孩子自主、自立的问题。为什么那么多家长不放心让孩子一个人外出求学?连上大学了还要处处包办,孩子什么时候才能养成独立生活的能力?

记得之前有媒体报道,一名从山西太原到天津报到的大学男生因为欠缺自理能力,与父母在超市中走散后竟手足无措,连租房地点和父母的手机号都忘记,一时间竟蹲在路边哭泣。幸好,好心路人帮忙报警才帮他联系到了家人。

男大学生蹲在路边哭哭啼啼,令人产生错觉:这个人高马大的大小伙子,到底是天之骄子大学生呢,还是幼儿园大班的“高材生”?不,他恐怕连幼儿园的小朋友都不如,小朋友遇事还知道找“警察叔叔”呢,这位大学生却只知道哭!可以想像,平时他在家里过着怎样娇生惯养的生活。

大学生哭得人心里难受。这么大的人了,咋连一点生活能力都没有呢?父母不可能跟你一辈子,你总要有自立的那一天。另外,人生在世,哪能不遇到一点困难和挫折呢,如果都像这样,连最基本的心理承受能力都没有,那还怎么得了。

上趟超市就跟父母走失,走失之后束手无策只会哭泣,甚至,连父母的手机号都记不得——面对这个大学生、大宝宝,我们是该生气还是好笑?这样的大学生绝非个例。难道,这就是我们的教育培养出来的佼佼者?难道,这就是我们社会未来的顶梁柱?

从哭泣的男大学生到需要保姆照料的女大学生,窥一斑而知全豹。社会在发展,我们的生活也日益富足,但与此同时,我们的一些下一代却患上了“缺钙症”,成了温室中的小草。该有意识地让孩子参与劳动了,该培养孩子自理自理了。

之前有调查显示,美国小学生平均每天的劳动时间为1.2小时,韩国0.7小时,而中国小学生平均每天仅劳动12分钟,自理能力缺失、劳动意识淡薄现象普遍存在。有家长表示,孩子学习任务太多,没时间做家务。

从一些数据来看,中国孩子用于两个方面的时间明显偏少,跟发达国家的孩子相比有较大差距,一个是阅读课外书的时间,一个就是从事劳动特别是从事家务劳动的时间。前者属于脑力劳动,后者属于体力劳动,但指向的都是同一个问题——从根本上来说,教育领域的大多数不正常现象,都源自以功利性为主导的教育体制。应试教育原本就具有很强的排他性,“万般皆下品,唯有分数高”,能提高分数的,就趋之若鹜、孜孜以求;无助于提高分数的,自然无人问津,甚至避之犹恐不及。中国孩子不读课外书、不参与劳动,他们却也没闲着,而是被老师或家长拉着去参加补习班和形形色色的兴趣班去了。无数孩子被强行纳入设计好的“流水线”,失去了童年的快乐,也失去了自我。

而所谓的“不会劳动”,就更怪不得孩子。在家里,一些家长不仅很少让孩子参与家务劳动,简直连孩子的生活也要照顾得无微不至,从头要管到脚,孩子从小就没养成自理和劳动的意识。而在不少学校,劳动课不说形同虚设,至少没有起到应有作用,流于形式的现象十分普遍。有的学校为了赶时髦或干脆为了招徕眼球,相继推出教学生写遗书、立遗嘱之类的奇葩课程,却没有重视更基础、更接地气的劳动课。

学校应当全面推行劳作教育制度。通过劳动教育,培养学生独立自主、负责、合作、守时、自律、主动、诚实、服务他人与忠于职守等品质,体验尊严和人格平等的真谛,形成高尚的人格。这当然是“高屋建瓴”的说法,实际上,即使没有这些“高大上”的理由,学校认认真真上好劳动课也是非常有必要的——最起码,提高了学生的劳动意识、锻炼了他们的实际动手能力,为将来更好地适应社会、自食其力带来了帮助。

当然,只有学校的劳动课还是远远不够的,劳动对于所有的人来说,都是人生的永远必修课,须臾不可离。只要身体健康者,都要靠劳动来养活自己,同时也为社会创造财富、为他人提供服务。因此,劳动课更多地是起到了一种象征意义和引导作用,真正的劳动存在于现实生活中,有意识地培养学生自觉参与劳动的观念、引导他们主动投身力所能及的社会实践。

“巨婴”何时能长大?中国孩子为什么不劳动、不会劳动、没有自理能力?真的该好好反思了。家长要反思,教育者要反思,教育体制要反思,全社会都要反思。一些发达国家非常重视劳作教育,并且采取的是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相结合的方式来进行,有的国家还以立法的形式规定,儿童满六岁就必须参加一定数量的家务劳动。参与劳动、学会劳作是培养健全人格和基本生存能力所不可或缺的,是孩子“不输在起跑线上”的根本。劳动教育要“从娃娃抓起”的理念,应当成为社会的共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