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18 11:27

历史上的“南京智造”

定都南京的东晋与南朝,虽不是中国的国势最为显赫之时,却是中华文化孕育繁华的重要时期,对于汉唐的连贯和传承,对于汉民族的形成和巩固具有不可磨灭的贡献。昭明太子在此编选《文选》,刘勰在此写出《文心雕龙》……这时的南京,还有王羲之、王献之的书法,造就了“画龙点睛”“凤毛麟角”“东山再起”“光怪陆离”“破镜重圆”“琳琅满目”等那么多影响广泛的典故成语。谢眺的《入朝曲》“江南佳丽地,金陵帝王州,逶迤带绿水,迢递起朱楼”,生动反映了六朝时期金陵帝都的富丽繁华和文化生态。

六朝不仅是中国的,而且是东亚的,还是世界的。六朝在世界科学技术史上可谓浓墨重彩,有着傲人的业绩。祖冲之在这里首次将圆周率精算到小数第七位,这个记录直到1000年后才被阿拉伯数学家阿尔卡西打破;他创制了“甲子元历”,是当时最科学最进步的历法,为后世的天文研究提供了正确的方法。另外,六朝对朝鲜半岛和日本列岛的影响也是极其深刻而且深远的。

五代十国时期,把政治中心从扬州搬到南京的南唐,虽是一个局部政权,但其皇帝们却是中国历史上不多见的喜好读书的文学世家。开国皇帝李昪在青年时代就“以文艺自好”,崇文重教,当政后非常重视征集文献图集,从各地征集三千多卷图书设置“建业书房”,为使南唐成为“文献之地”开了先河。第二个皇帝李璟,好读书、多才艺,所写之词感情真挚、风格清新,“小楼吹彻玉笙寒”成为流芳千古的名句。第三个皇帝李煜,更是文学史上的名人,他承接祖父、父亲的文学基因,精书法、工绘画、通音律,“作为皇帝,他是个笑话,但作为诗人,他却是个神话”,对两宋乃至后世词坛影响深远。

明代的南京,第一次成为全国性政权的首都,营造了包括宫城、皇城、京城和外郭城四重城墙。其中京城城墙蜿蜒盘桓35.3公里,是中国现存规模最大的城墙,也是世界第一大城垣,并入选世界纪录协会世界第一大城墙,而京城之外的外郭城墙更是超过60公里,为世界历史之最。今天来看,无论历史价值、观赏价值、考古价值以及建筑设计、规模、功能等诸方面,国内外城墙都无法与之比拟,是继中国长城之后的又一宏构,体现了中国古代军事防御设施、城垣建造技术之集大成,也从一个角度展示了南京的科技和工程创新的基因。

明代还因为郑和的船队在此出发,而让南京在世界航海史上留下了辉煌的一笔,这种辉煌甚至在今天的南京龙江宝船公园里依然能找到些许痕迹,那几个原本是船坞的池塘,有着超出一般池塘的深度,可以看出当年龙江造船厂的宏伟壮阔。

不作都城的历史上的南京,因为长江和运河,也始终涌动着活跃的文化和科技因素,体现着并非得益于政治的南京魅力。

隋唐的南京,在政治上无足轻重,在经济上也乏善可陈。但作为一座荒废的前朝都城,却吸引了众多墨客诗人的流连。金陵怀古诗甚至成为唐代诗作的一大体裁。

李白走遍天下,据说在南京停留时间最久。除了前面说的《登金陵凤凰台》外,还有《长干行》《金陵酒肆留别》近200首关于南京的诗歌,其中光诗名包含“金陵”的就不下20首。更令人唏嘘的是,安史之乱后,他还动情地写下了《为宋中丞请都金陵表》,竟然希望顶峰滑落的大唐迁都南京重整河山。李白最后终老于南京西南侧的当涂。这个地方现在的行政区划虽属安徽,但离南京新街口开车不过70公里,远近于南京下辖的高淳。这足见李白对这座城市的感情。

除了李白,大名鼎鼎的刘禹锡、杜牧、王昌龄等都在这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踪迹。“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金陵王气黯然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以及“朱雀桥”“乌衣巷”,等等,已经成为中国文化的重要历史符号。

唐代之后,从北宋王安石到清初曹雪芹,跨越600多年,一个终老南京,一个在南京开启人生,从一个侧面解读了不再是政治中心后的南京魅力。王安石,在引领了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变法之后,执著地到此养老,他把距离钟山主峰只有7里的宅子命名为“半山园”并自号“半山老人”。他的名诗《泊船瓜洲》,他的名句“钟山只隔数重山”“春风又绿江南岸”,将他的改革豪情深深地融入南京这个城市之中。曹雪芹,出生在这里是他无法选择的结果,南京也给了他无法选择的抚育,锦衣玉食、富贵温柔的早年生活,经过日后落魄萧瑟的对照、领悟,成就了《红楼梦》这一古典文学的创作高峰。虽然上世纪80年代拍摄同名电视剧时没有把大观园复建在南京,但荣国府、宁国府早已被国人定格为南京的文化符号之一。

明朝时期的南京国子监(南监)是全国两大官方文化出版机构之一,主要在前人遗留下的宋、元两代版片的基础上进行整理、修补、刷印图书,数量和影响上远远超过同期的北京国子监(北监)。同时,当时世界上最浩大的百科全书——《永乐大典》,在南京国子监编抄成书;中国古代最大的医学巨著——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也在南京编辑出版,等等。

不是全国性政治中心的南京,可以创造无关政治的文化辉煌,却也终究逃不了政治。1842年,《南京条约》在此签署,结束了鸦片战争,在这里掀开了中国的近代史。1949年,南京解放,标志着中国近代史和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历史落下帷幕。1912年,亚洲第一个共和国在此宣告成立。1978年,开启当代中国改革开放序幕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由这里的大学老师主笔写出。这体现了南京的宿命,也体现了南京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