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4 17:29

教育何为,每一个老师都要交出答卷

从教六年来,一个问题一直以来长久地困扰着我——教育何为?用大白话说,就是教育到底是为了什么?对于这个问题,相信每一个老师都会有自己的答案。古今中外的大思想家、大教育家,对于这个问题也有着各种各样的答案。

我们做老师的相信都学过一门学科,叫《教育学理论》。这门学科对于教育的方方面面更是做了详尽的分析与介绍。但我们学完这门学科,能够非常确定地回答这个问题吗?还是读了越多的教育学著作,知道了越多的教育理论,反而对教育的本质越来越糊涂呢?

教育何为?教育到底是为了什么?我觉得不应该轻易地去给出一个答案,因为这个问题值得我们这群教师用一生的教育实践,来去思考,去探索,去回答

一百多年前,我们安徽出了个著名的教育家叫陶行知。他说:“我们晓得特别是中国小孩,是在苦海中成长,我们应该把儿童苦海创造成一个儿童乐园。”

这是陶行知先生对教育何为这个问题的回答,然而一百多年过去,相比于民国时期我们是否有了更完美的答案?我们今日中国的儿童是否生活在乐园里呢,还是这苦海更大更深了呢?

只要看看孩子肩上沉重的书包、名目繁多的补习班,看看打鸡血似的高考百日誓师、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的弱智口号,看看每年某两所国内最有名的高校为了抢一个省状元不知廉耻地使劲浑身解数;看看目光短浅的家长、庸庸碌碌的教师、唯利是图的学校;看看急功近利的中国式教育,看看倍受考试摧残的学生。看到这一切,我们似乎就有了答案。

当然,我以上所列举的只是当今中国教育的一部分现象,不代表全部。但即使是一小部分,也让我们看到了当今中国教育这棵树上结出的恶果。这些恶果把温馨的学校变成了冰冷的监狱,把儿童的乐园造成了儿童的苦海。

教育不是训诫、强制、压迫、奴役,把学校变成让学生感到痛苦的深渊。教育应该也必须是自由、解放、发展、成全,把学校变成让学生自由呼吸、身心愉悦、张扬个性的乐园。

以上是我读了《陶行知教育文集》忽然想到的一段话,也有感于自己所看到的一些教育现实。现如今的中国教育,有多少学校打着为了为了学生好的口号,用军事化管理的手段去训诫学生,把一些不合乎教育规律的非人性化规定强加到学生身上,却从不问问学生是否愿意,只为把他们变得驯服、听话以便于管理。

又有多少学校把作业和考试两座大山压在学生的头上,去压迫、奴役学生,扼杀掉他们对学习的热情,抑制住他们的想象力和独立思考的精神,让他们变成眼里只有分数的学习机器或梦想成为人上人的利己主义者。

教育走到了今天这种地步,每一个真诚的怀抱理想的教育工作者都应该反思:教育何为?中国的教育何为?

获得全国教育改革先锋称号的于漪老师说:“教育是什么,教育就是培养人,有时候我们就把“人”忘掉了,只看到分数,只看到技能。”这么多年的应试教育,我们恰恰把“人”忘掉了,于是我们的教育成了非人的教育。

尽管现在提倡素质教育,但似乎是挂羊头卖狗肉,应试教育仍然是主流,在校长眼里,分数才是硬道理,升学率才是生命线。对于这种教育的败类,你跟他谈什么教育是培养孩子面对一丛野菊花而怦然心动的情怀?这近乎对牛弹琴。

面对教育惨淡的现实,我们这些一线教师又能如何呢?钱理群教授说,一切的教育问题都在教育之外。而这些教育之外的问题,往往又不是我们这些一线教师所能决定的。

但我们是否就此悲观呢?我想起一个在教育圈流传很广的故事:有一处沙滩,沙滩上一排排到处都是因为潮水退去而搁浅的鱼,大概有上千条。一个小男孩在那里捡鱼,然后把他们扔回到大海里。有个人走过来对小男孩说:“这么多鱼,你救不完的,很快他们就会被晒死。”“我知道。”小男孩回答道。“那你为什么还扔呢?谁在乎呢?”“这条鱼在乎。还有这一条,这一条……”小男孩边说边扔。

或许我们一线教师所能做的,就是像这个小男孩一样,守住我们的教室王国,拯救那一条条已经遍体鳞伤的小鱼。虽然我们个人的力量有限,但我们必须介入。当然我们也不必悲观,更不应该屈服现实,放弃自己的教育理想,沦落成一个庸庸碌碌的教书匠。

李镇西老师在《追寻教育的真境界》里说:“对于教育,我没有任何前沿的理念。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回到教育朴素的起点,遵循教育常识,面对我们眼前的一个又一个孩子,坚守良知。”

教育没有那么高深,只要我们记住一个朴素的观点:教育的目的是为了一个字——人。教育也没有那么复杂,没有那个模式这个特色,有的也只是最简单的常识:热爱学生、热爱教育、热爱自由。

而教育最关键的就是坚守良知,当社会上拜金主义大行其道,家长送礼成风时,我们要坚守良知。当学校当局为了既得利益大搞形式主义罔顾学生身心发展规律时,我们要坚守良知。当同行们为了一己之私把学生变成赚钱机器时,我们要坚守良知。

教育何为?保持朴素,遵循常识,坚守良知,在热爱学生的同时追寻教育的真境界,把儿童的苦海变成儿童的乐园。那么,在教师这个职业上退休的时候,面对一群又一群我们教过的学生时,我们可以问心无愧地说:我对得起你们,也对得起你们喊的那一声声——老师好。

作者简介:张飞,安徽青年报特约通讯员,阜阳市作家协会会员,皖北经济技术学校教师,热爱阅读,热爱写作,热爱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