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7 15:58

故事|三月三地菜花煮鸡蛋,怀念母亲的美食

母亲:“凡凡,明天三月三了,你今年回不了家,记得自己买点地菜花煮鸡蛋吃,晚上早点进屋不要在外面逛了”。

只记得天还没亮,母亲就起身出门干活去了,朦朦胧胧的我又睡熟了。等到母亲喊我起来吃饭,太阳已经老高了。

“来,凡凡,今天三月三,你快把这几个蛋吃了,水也喝掉,保佑你健健康康的没病没痛”,母亲温和的说。

那时候吃的米饭里经常要掺着红薯、豆子,鸡蛋都是攒着去换洋火、盐巴的,全家只有我有吃鸡蛋的特权。

我自小身体就弱,看起来也比同龄人矮小,母亲一直自责是自己奶水不够养人,亏欠了我,于是在吃食上挖空心思,好让我补起来。

春天竹笋出来了,把那嫩得出水的尖尖焯水,和辣椒一起炒了,香脆又下饭,我一次吃得下三碗饭;夏天出去打猪草,也不忘给我带一包野果子,酸的、甜的都有;秋天总是把那最嫩甜、软香的玉米留给我,别家都打了棒子面,留着煮粥喝,就我妈舍得给我煮着吃;冬天火灶里总是传来烤红苕的香味,不用说那又是母亲给我留的美味零食。

有一年夏天,我没什么胃口,母亲担心极了。再三恳请村长,才得以下几个鱼笼子,捕点小鱼小虾给我煮面吃。

小鱼一条条地去鳃去内脏,洗干净稍微晾一下水。锅里放入菜籽油,下姜爆香,放入鱼虾煎到金黄,再倒入一瓢井水。

多年以后向母亲回味那次的鱼虾面条,才知道母亲去求了人 ,才知道母亲原来那么怕水。母亲小时候被调皮伙伴推下过池塘,呛得半死,自那以后都不敢靠近水边。那次去给我捕小鱼小虾,不知道母亲鼓足了多大的勇气,站在水边怎么强忍着不害怕的,可怜母亲的爱子心切,我隔了多年后才明白。

小时候,农村条件再苦,母亲也不曾在吃食上委屈过我,总是给我变着法做好吃的,让我成了同龄人羡慕的对象。

后来我大了生活条件好了,母亲还是担心我在外面吃不好,每年拖老乡给我带各种吃食,可我嘴巴已经吃刁了,看不上母亲的那些土货了,还埋怨母亲送这些东西让我在同事面前丢脸。

如今自己已到不惑之年,自己当了父亲,才慢慢明白母亲那片拳拳爱子之心,拼命地在网上购买那些乡村特产,想再回味一下母亲的味道,却不是以前那种味道了。

如今我早已没机会去享受母亲的味道了,只能传承母亲的爱子之心。每年三月三给孩子煮上一锅地菜花鸡蛋,告诉孩子,吃了以后健健康康,没病没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