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31 19:42

娱乐圈甜文推荐:你是我今生的光,照亮我路,

主角余年是出身名门望族的贵公子,因为家庭变故到娱乐圈闯荡,从练习生开始做起。谢游是外表高冷的霸道总裁,实际上内里却格外纯情!三年前谢游曾和余年有过交集,一直默默暗恋着~

谢游知道受签了好友的公司后,有意无意来刷脸,听说余年缺钱,还偷偷注资余年要参加的节目,设立奖金!几次看似不经意的相遇,余年觉得谢游为人不错,谢游则努力按捺住内心的粉红泡泡,一点点靠近余年!

这时,方怀的助理急急忙忙地赶过来,注意到两人间剑拔弩张的气氛,声音低了不少,“方哥,前面通知到你候场了。”

余年重新坐好,闭了两秒眼睛,将“方怀”这个人的所有相关都从脑子里清扫了出去,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在了面前的歌词单上。

他一直都清楚,自己记歌词的能力惨不忍睹,记岔歌词的能力异常卓绝,所以才谨慎地选了当红女歌手郁青的主打歌之一——《野》,想着难度系数应该会低不少,却没想到还是怎么记都记不住。

等待的时间不算漫长,但因为他是最后一个上场,一直到化妆间里的人都走光了,才终于轮到他去候场。

余年原本以为自己会非常紧张,但越是接近那个舞台,他越是淡定,到戴上耳麦时,连心跳都趋于平稳了。

造型师帮他做好最后的造型调整,确定一切妥当后,余年将黑色的半透明纱带从手腕上解下来,自左耳上方开始,交叉着绕过右耳,蒙住眼睛,最后系了一个结。

确定系稳了,他微微侧头,适应眼前视野不清的感觉,然后听见了造型师清晰的吸气声。

“超出预期的好看!”造型师看着余年与薄纱相衬的白到反光的肤色,赞叹,“非常好看,加油!”

当升降台停止运作,余年靠着隐约的视野和之前彩排时记下的画面,稳稳地站在了舞台上。这一刻,无数灯光汇聚在他的身上,他是现场唯一的焦点。

余年身形修长挺拔,黑色的裤脚扎进短靴当中,绷出小腿极匀称的线条。最令人难以移开视线的,是他的脸。

就在全场的寂静下,小提琴轻快的乐声响了起来,几个呼吸后,一道极清澈的嗓音分毫不差地嵌入到乐声当中,通过设备盘桓在演播厅里,瞬间抓住了所有人的呼吸。

黑色的薄纱在灯光下微微反射出银芒,漆黑垂落至眼尾的头发、露出的挺直鼻梁、唇线分明的嘴唇、近乎完美的下颌线,惊艳了所有人的视线。

余年嗓音清澈中带着几分疏淡,舞蹈的每一个动作都正正踩在节拍上,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在节奏中听从他的指挥,分毫不差。

烈凯VS成焰,就很好看一气呵成的娱乐圈文,里面的每一个角色都刻画的很好,坏人也得到了惩罚,主CP就都一直甜甜甜啊,很值得看,虽然是坏人都得到惩罚了,但是最终都没有说出自己是陈岩这一点,有点遗憾。

十大古典吉他曲目之一,又是世界三大吉他协奏曲之一,演奏难度极大,不仅仅需要指法和高超的技巧,更需要弹奏者的丰富感情表现。

——老天,假如说刚刚一开始还有点生涩,现在这越来越纯熟、越来越美妙的吉他声,到底哪里来的?!

这首曲子一向以甜美和忧伤交融著称,很多人能弹奏得出纯熟的技巧,但是却拿捏不好感情表现。

串串醉人的旋律从现场昂贵的音箱中流淌出来,虽然没有管弦乐队伴奏,可是依旧完美地呈现出吉他独奏该有的一切技巧,淡淡的忧伤在流淌,在凝集,在激荡。

“二号机位,快点切他的手指特写啊,别光拍脸了!”总摄影小声怒骂,“又不是颜狗观众,给点专业镜头啊!”

负责近景的二号机位摄影师如梦方醒,赶紧把镜头从少年那精致绝美的脸上移开,迅速切到他正在弹奏的手指上。

后排的秦小凤和郑青青脖子伸得快要成了长颈鹿,瞪着大屏幕上那急速拨动、技法娴熟的弹奏。

……一曲终了,大屏幕上的特写定格在成焰的手上,他原本稳定的手指却在这一刻开始微微发颤。

属于娱乐圈的文,攻是演技一流的视帝,受在一个组合里,一开始的受在组合里不是很出名,受火起来是因为磕攻和另外一个人的cp!攻受互动有爱,全程撒糖,无虐无炮灰~攻因为吃醋自己开了和受的cp超话,追受的时候还给受读cp文,总之很甜,喜欢无脑甜文的姐妹可以尝试!

正式录制的时候,和彩排时安排的一样,恬澄唱最后收尾的两句。原本是想让组合三人最后以合唱结尾的,但是大概他们是史上最不默契组合吧,老唱不齐。

恬澄一直对自己的唱歌没什么信心,这首《长歌》还挺考验气息的,所以在还没上台的时候他身体就开始紧绷,整个人一直绷到最后一个音结束,才舒了一口气。

对因为这部戏磕上傅临安和厉子期两人CP,并且他们的双人cut也反复刷了多次的恬澄来说,他听到的那句词也是分外耳熟。

按照流程,在恬澄他们表演完了之后,应该从一侧迅速下台的。导演组跟他们沟通的时候说了,他们的这个节目是跟下面一个节目连在一起的,为了不影响他们下面的那个节目,关于紧接着他们的嘉宾会怎么出场,而他们要从那边下台才不会影响到下面嘉宾的表演,导演组也是再三确认交代,在彩排时,他们也是走了好几遍。

他只猜测到可能会是大牌的嘉宾,但是根本没有想到会是傅临安和厉子期啊!就算在录制开始前,他已经在后台看到过他俩了,也没有想过他们的节目是接着他们的表演的!

其实稍微分析一下,这样的安排的确是最合理的,用主题曲引出两位主角,来段戏里经典的针锋相对的对手戏。

“啊?哦……”恬澄手里的麦克风都还在嘴边,还好已经被关掉了,他的声音并没有被放大到全场。

倒是恬澄自己反应过来后吓了一跳,迅速地把举起的话筒放下来,感觉浑身飘着就被叶沐抵着后背下了台。

恬澄下了台后,人就跟钉在了那儿一样,不动了,注意力全在舞台上你来我往的傅临安和厉子期身上。

他们选的这一段戏恬澄也是反复刷cut好多遍了,但是看视频,跟看现场真人来,完全是不同的感受啊。

作为本次跨年歌会最大牌的嘉宾,加上这一段飙戏加上主持人访问的环节,总共给他们20分钟左右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