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01 16:56

应对疫情,财政青年的见与思⑧:县乡旅游普惠

2020年春节期间,财政部机关团委组织号召青年干部利用假期返乡开展调研,了解身边人、身边事,反映家乡生活和基层群众真实情况,深入思考提出意见建议。今年时逢新冠肺炎病毒肆虐,举国上下全力抗击疫情。不少青年干部围绕疫情防控开展调研思考,接地气、察民情,观察视角新颖,见解深刻独到,文风朴实清新,富有真情实感。这些财政青年的“见”与“思”,虽受限于调研条件等,有的不够全面准确、有的略欠成熟,但都饱含情系家国的殷切情怀,以及众志成城打赢疫情防控战和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的信心与担当。现设专题陆续刊发部分调研作品,供参考。

“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每每春节将至,诗句里对乡情矛盾而又精准的描述,总在我的脑海里频频浮现。今年按计划不回福建,便也没了急急怯怯的回乡感受。对家乡泉州的牵挂,托付给了瞬息无垠的网络。我的调研,也在微信视频画面中展开。

访谈的对象是儿时与我一同砸芒果撵土鸡的表哥——阿贤。阿贤的学历不漂亮,但凭借福建人爱拼敢赢的劲头,如今是泉州市德化县一家龙头旅游景区运营公司的副总。公司主营山水景观、旅游度假,投资规模3亿多,员工规模在百人上下。一方行业龙头,意味着更大的社会责任,与政府部门的沟通协调也很多。表哥与我常聊,唠家常、论时事、思发展。这次我俩以县乡旅游产业发展与普惠、抗疫期间企业的处境与应对作为话题进行了一次谈话,得到了几点思考。

泉州市德化县地处福建东南部山区,GDP在省内85个县(市、区)中排名中游,乡村面貌不及发达地区。阿贤常与我讨论如何让更多景区周边的村民,参与到旅游产业的运营中来,让企业与周边乡村共同发展。德化县的旅游产业淡旺季差异突出,旺季时人满客多,一大部分游客因吃住不便,草草而归。阿贤会因对游客招呼不周感到抱歉,也因白白错失好不容易招揽来的生意机会感到心急。与县里鼓励发展的乡村旅游相结合,或许是一个出路,既能更好地服务游客,也能为周边村民增收创造机会。

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发展。早在2017年,农业部文件就明确指出:“大力发展乡村休闲旅游产业”。文件中提到要充分发挥乡村各类物质与非物质资源富集的独特优势,要发展富有乡村特色的民宿和养生养老基地等思路。在实践思路的过程中,阿贤遇到了各种具体问题。

“我们的客房满载情况下能接待450人,而雾凇景观出现的日子,能卖出接近8千张门票。节假日和旺季的周末,住宿也是供不应求。”他说,“但景区周边乡村民宿迟迟发展不起来。最突出的原因有两点:一无亮眼景观。景区所在村庄的主要作物是水稻和无花果,没有过人的景观特色,有些地方还能看到处理不及时的垃圾;二缺硬件设施,无法保证24小时热水、明亮的路灯、充足的停车条件、干净的厕所。村里只有一个公用厕所,其实就是村支部办公区的厕所,还很简陋。有几次公司的人带着游客去看民宿,在村里走到半路,还没看到客房,游客摇摇头就走了。”

“想啊。他们总提我们企业应该多帮扶他们些。可是目前生活在村里的人,年纪普遍偏大。甲村的村干部告诉我:本村在册人口1635人,常住人口308人,60岁以上人口222人,剩下还有一大部分是50-60岁。而16岁以下的,一个都没有。简而言之,住在村里的青壮年劳动人口太少了。

目前村里有民宿4家,客房约30间,都是村民自己创办的,家庭式经营,只能提供单一的居住服务,不管吃饭。我问过其中一户,他说他们从没参加过民宿经营相关的培训,客房清洁、布草全靠自己摸索。全年下来,入住率不足10%。老实说,像这样缺少专业化技能、标准较低的民宿,少有游客愿意去。村民的努力,没能带来更多效益,很可惜啊!

我们与村代表座谈共谋发展的时候,有人说‘你们这么多游客,可以分我们一些’‘企业来投资了,自然就会有人来做服务’。企业投资也是讲效益的。要有能力的人来运营乡村民宿,我们才更有信心投资。先有投资,还是先有能人,本质上是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呀。”阿贤无不苦恼地回答。

我接着提到了热门旅游城市民宿“义工模式”,义工提供劳务,民宿提供食宿。义工没什么工资,但闲时能在旅游城市玩耍;民宿能获得价廉质一般的劳务服务,降低运营成本。义工在工作过程中还能学习民宿管理运营知识。阿贤立刻联想到知名互联网民宿企业“爱彼迎(Airbnb)”的“房东学院”,这是一个针对民宿房东群体的培训项目。他进一步谈到,可以鼓励尚有精力和劳动能力的50岁—60岁左右的村民以“义工模式”加入到周边景区住宿部的工作中,时长一两个月即可。旅游企业依托自身既有优势条件,开展培训帮扶,适当给参与的村民发放保障性补贴。主要目的是让村民学习运营技能,为办好自己的乡村民宿做好准备。

阿贤又说:“村民培养劳动技能的同时,村里可以考虑先成立一个旅游合作社。比起各家单干民宿,公司化运营优势很大。以民宅外观好看、靠近主干道、房间位置相对独立、有独立洗手间或阳台等为条件,筛选各户具备开辟民宿客房条件的闲置房间。打包整合起来对外招商引资,资金主要用于房间内外部设施和乡村整体环境的改造升级。房间清洁、布草的劳务就由培训过的村民做,合作社统一调度,按劳发钱。

加入民宿项目的房间在旅游淡季由村民自用,旺季交给合作社对外运营。村民能挣分红、房间租金和劳务费,我们企业也能缓解旺季的游客接待压力。”

我心想,阿贤这段时间肯定没少和村里打交道,情况真挺熟悉,说:“想法很详细呀。据我所知,类似的旅游合作社模式,在很多乡村已经开展起来了。你得找村干部好好聊一聊,他们肯定知道不少先进经验。村里一定欢迎有公司运营经验的企业老板前来共商发展!”

我们接着谈到,这其中也需要村干部积极作为。首先要对本村发展民宿的条件进行评估,在充分考虑资金回报率的情况下,分析可行性。其次,在投资到位前先带领村民改善村容村貌,保护和发展特色物质与非物质景观,既能改善村民的生活条件,也可增强潜在投资者的信心,为进一步增收创收赢得先机。

“对啊。比如买一些大家喜欢的油菜花、向日葵、香蒲草之类的种子,播撒在杂乱的角落或者进村的大路两旁,不也能让村子变得更美吗?花钱不多,但游客一看就喜欢,说不定还会停下来拍拍照什么的。朋友圈、微博一发,人气就上来了。”阿贤笑着说道。

话题接着聊到了新冠肺炎疫情,闲聊了几句抗疫期间隔离的生活之后,我问起了最关心的问题:“企业现在怎么样?预估亏损多少?员工情况如何?”

“损失是肯定的,我们也想了很多办法。”阿贤苦叹一声,喝了一口茶,接着说:“通知停业前,我们隐约感受到了疫情的严重性,也提前做了些准备。腊月廿六(1月20日)我们采购了一批口罩和体温计,为假日高峰运营做好准备。我们春节住宿预订率达到了100%,餐饮部也做好了超负荷运转的准备,人员到岗就位全力迎接节日的旅游高峰,而大年三十就通知停业了。

接下来就面临很多问题:一是备料损失,仅有一部分肉还能冻,大部分餐饮备料就只能眼看着坏了。二是前期投入的广告等费用打了水漂。三是在岗员工滞留景区。按照县政府有关要求,我们迅速跟进了相应的防疫措施,严格控制人员进出。疫情的出现谁也不能先知,相比于疫情扩散传播的危害,只能接受停业了。

如果疫情再持续一两个月,恐怕全年要损失40%的营业额。毕竟疫情结束后,游客数量的恢复还有一个缓升期,要充分预估困难。员工的工资怎么发,公司还在商讨,全员减薪在所难免,但一定会在政府指导下保障大家的生活。”

阿贤介绍道,抗疫期间,公司上下也尽量不闲着,都开动脑筋将空挡时间充分利用起来。各部门经理带着员工开展技能培训,包括营销、礼仪、安防等。后勤部门对景区硬件设施开展巡查检修。营销部颇有创意地策划推广了一个“情人节酒店门票优惠预购——风雨过后,与TA共赴春暖花开”活动,提前做起了营业后才会到来的生意。

聊到这里,我们都感叹疫情带来的巨大损失,对于绝大多数行业都是不小的打击。不过世事怎能尽如人意,更何况还有众多一线医护人员顶着巨大风险和压力在拼命工作。

“我们做了一个‘致敬“白衣战士”’的优惠活动,是福建省旅游企业中的第一家”。阿贤给我发了之前做好的宣传图片和文案,说:“等抗疫结束,欢迎医疗从业人员来我们景区放松度假,门票全免、酒店半价!县文旅局甚至省文旅厅都很关注和支持这个活动,积极为我们宣传。”

“营销不营销的先不说,危机可是实实在在的呀。你想,他们这么辛苦,不也是为我们能尽早开门营业创造有利条件嘛?单从这个角度,也应该谢谢他们!”一说起恢复营业后的事情,阿贤顿时一展愁容。

为了解企业最迫切的需求,我直截了当地问他:“疫情结束后,如果只提一个点,你觉得政府出台什么政策对你们恢复经营的帮助最大?”

“对于旅游业来讲,大家要愿意出门,企业才有生意做。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构建疫情结束后的信心。疫情消息的公开透明是让大家放心的一个重点。等到新冠肺炎的传播被遏制、治愈率进一步提高的阶段到来,且情况为大家所相信的时候,就是大家出门的时候。

今年‘五一’小长假共五天,如果抗疫在此之前取得胜利,一定会是旅游业恢复经营后的一个小爆点。”阿贤兴奋地谈起了公司对‘五一’活动的规划和创意,提到了如何提升互动类活动的吸引力,怎么打广告等。

说完他停了一下,略带犹豫地说:“要是抗疫成功后,能有几个或哪怕一个有分量的政府官员,拖家带口出门旅游,再在网络、电视或报纸上宣传宣传就好了。你别误会,这可不是请领导出来做秀,搞形式主义啊。而是如果真能这样,老百姓一定能对出门旅游的安全性产生更大的信心,我们的生意就能更快地恢复起来。”

政府官员带头旅游加宣传表态可行吗?我想到了2018年中央环保第五督查组在广东省“回头看”的时候,发现汕头市对于2016年中央环保督察组留下的13个整改项目没有按时、按要求完成,练江还是又黑又臭。于是督导组郑重建议,汕头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们住到练江边,直到江水不黑不臭为止。之后,汕头市党政领导真的住到了江边,并将所在具体位置和要解决的问题等信息进行公示。“市领导住到臭水边”的做法加速推进了汕头市环境治理工作推进的力度和成效,也切实提升百姓们对污染治理的信心,得到了大家的拥护。

由此我认为,阿贤这个建议的内在逻辑是让政府官员以深入群众的方式,用实际行动向人民群众展示抗疫胜利成果,作出有力表态。逻辑上是可行的,也是“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精神的一种实践。

于是我说:“不见得能行。但我觉得企业可以给政府献计献策嘛。等到时候,你打打市长热线或用其他方式向政府部门反映一下这个建议。说不定真会有市县领导‘五一’节就带着记者一起来你这儿观光旅游呢!”

“哈哈,那我可要西装笔挺在摄像镜头前和市县领导好好握个手!说一声:‘抗疫攻坚,您辛苦啦!’”他又笑了起来。

生产经营面临疫情困局的时候,企业除了自力更生外,也会把眼光望向政府,尤其是盯着财政部门能够“仗义疏财”。

“那些远的先不说了,你看看这个。”说着,阿贤给我发来一个县里的文件《积极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扎实做好相关工作措施》,“你是研究生,帮我看看,这些政策我们怎么更好地用起来,明天公司老总们开会要讨论。”

金融保障服务、延期缴纳税费、减免税费、缓交社会保险费、降低用电用气成本、延长合同履行期限、返还部分失业保险费、稳就业奖补等等,我看下来,政府部门通过财政、金融、税收等政策为减少企业损失,全方位制定了很多措施。

我之前也看了习总书记在2月12日研究加强疫情防控工作会议中的重要讲话,总书记特别指出:“要继续研究出台阶段性、有针对性的减税降费措施,缓解企业经营困难……要以更大力度实施好就业优先政策,完善支持中小微企业的财税、金融、社保等政策。”

“放心吧,哥。疫情期间,政府也在想办法,保障民生、缓解企业经营困难一直都是中央关注的重点,把相关政策学懂用好,就能发挥好作用。”我尽我所知,为他解读了一些政策的执行条件和有关细节。我劝解到:“这些政策是宏观上的调控,微观上生产经营的恢复,还得靠你这个老总想出好办法,带着大家一起迎难而上。疫情造成的损失是整个国家的事儿,政府不能、也没有这么大能力为所有企业兜底。此时公私部门都在一条船上,只有同舟共济、相互支持,才能翻过疫情的大浪,让发展回归正轨。”

“那是肯定的。你看我。”他在手机镜头前勒了勒裤腰带,“我早准备好了!等到春暖花开能开工的时候,我要好好干他三个月,把游客们服务好,钱不就自然挣出来了吗?我呀,还能顺便再多减几斤肥!

投资乡镇企业,会带来一些运营管理专家、专业技能高手。搭建类似“义工模式”的深度高效沟通平台,让农民共享、学习企业的知识与理念,提升农民专业技能、工作方法和解决问题思路,为农村脱贫致富带去内生动能。也就是要发挥好人力资本外部性,让能人们在潜移默化中带动更多人,知识的分享没有什么成本,却有产生更多效益的潜力。

(二)躬身入局,实干兴邦。习近平总书记在2018年春节团拜会上的讲话中说“艰难困苦、玉汝于成”“新时代是奋斗者的时代”,鼓励全国人民奋斗不息,这样的鼓励是深刻的。空谈无益,如果致富经只停留在嘴上,念千万遍也没有用。不在实践摸索中尝尽酸甜苦辣,不能称之为奋斗。旅游合作社模式为中国的一些乡村找到了脱贫致富的新路,但并非简单套用就能点石成金。乡村旅游如何因地制宜、科学规划、专业运营,需要村委、企业、专家、村民等各方,入局奋斗。

(三)善于听取群众意见是攻坚克难的关键。疫情困局是无情的考验,给国家和人民造成了巨大损失。疫情终要过去,社会各方对胜利以后的生产生活恢复都积攒了很大的期待,对到时候要做什么、怎么做,各行各业的能人想必也有了主意。很多办法,不深受其扰、苦思冥想就得不到;很多思路,没有特定知识、亲身经历就想不出。人民群众的话语虽在形式上零敲碎打,但不乏真知灼见。

疫情阻断了许多原本畅通的交流渠道,此时政府部门更应该想尽办法,坦诚平等地深入基层,融入群众。归纳整理人民群众的声音,去粗取精、去伪存真,汇聚成金点子,为疫情胜利后的发展积蓄智慧与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