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03 17:11

胡歌:光影间的善与恶;人生如戏,不破,不立

盘点下2019年可以说是国产电影崛起的一年,科幻类有《流浪地球》,国漫有《哪吒之魔童降世》,喜剧有《疯狂外星人》,爱国情怀的有《我和我的国》,还有校园题材的《少年的你》等。

但其中,最让人难忘且一定要去看的,却是《南方车站的聚会》。这是一部无论从视觉、听觉、心理上都给人刺激和冲击的黑色电影!

全员武汉话、两千多本土群演、潮湿阴暗杂乱的场景更是激发了无限的真实感,背景声音和画面的配合更是将氛围营造推向极点!

导演在情绪把控上是极致收敛的,稍纵即逝,而节奏又干脆利落,那种起承转合的凝练,国内顶级!

电影台词不多,关键巧妙地点明关系和推动剧情,而更多的是通过镜头和节奏来呈现,特别是人物的情感,所以也更考究演员的演技,能不能准确传达出信息,并且能让观众顺利接收到,在我看来是成功的。

更主要的是,这部电影也是胡歌再次蜕变之作,两年里,他没有主演一部新戏,躲避人群,迷茫不安,最终在电影《南方车站的聚会》中释放焦虑。

其实胡歌不是偶像,但一直被冠以古装剧小生。相较于曾经的仙侠偶像和后来的权谋古装,他出彩、出圈的现代角色又太少。可这次,却有点不太一样,他再次如一只凤凰般浴火重生。终于在实力派演员的路上越走越稳了。

众所周知,在80后男演员中,胡歌是少有的流量、演技、国民度都很高的演员。他的出道也比很多人幸运。

但最初李逍遥的人选里却根本没有他。剧组原计划是找当年人气组合5566的队长孙协志出演,之后因为种种原因没能成功。

当时导演的候选人还有林志颖、谢霆锋、何炅等明星,彼时籍籍无名的胡歌只是去参加配角姜氏孤儿‘姜明’的试镜而已。

后来试镜的时候,居然还真的被仙剑游戏制作人姚壮宪一眼相中,觉得跟他所设计的李逍遥气质相似。于是,胡歌就这么从小配角变成了男主角。

剑眉星目,帅气俊朗,古装扮相足够好看。气质也很特别,豪爽潇洒、古灵精怪可以,深情款款、沉稳坚定亦可。那时候的胡歌,表演放松自然,情绪恰到好处,他已然成为那个鲜衣怒马的热血少年。

李逍遥的成功为他的演艺事业狠狠推了一把,标识了他,却也慢慢拘囿了他。这确实是一种成就:角色塑造成功,观众记住了他,但代价是他只能一直做李逍遥。

之后饰演的角色不论是《新聊斋志异》里的宁采臣,还是《天外飞仙》里的‘地瓜’董永都有“李逍遥”的影子,

但胡歌并不想这样,他想要突破李逍遥的束缚成为一个百变演员,他需要机会,一个蜕变的机会。

可机会还没等来,2006年的那场飞来横祸就打乱了他的人生。人气还没捂热的胡歌因司机疲劳驾驶遭遇重大车祸,助理张冕不幸丧生,他的命虽然保住了,但脸、右眼、颈部却被玻璃深度划伤。

康复后不久,身心尚未恢复如初的胡歌就赶紧回到了片场,继续拍摄当时未拍完就受伤的《射雕》,他说大家等了他快一年了,为了这份责任他应该回到片场,而自己也想再试一试。

早在拍摄《仙剑奇侠传》时,经纪人觉得他脸太长,专门给他设计了一款刘海,就此诞生了经典电视形象李逍遥,而这篇刘海,在之后5年里,就几乎没缺席过他的作品。尤其是在车祸之后,右眼留下永久的“遮疤布”,一度,所有关于胡歌的合同,经纪人规定造型上必须带刘海。

制片方和观众似乎已经习惯了他的仙剑形象,他的角色只要飘动刘海,嘻嘻哈哈,阳光开朗就好,除了这些他接不到什么有变化的好剧本。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胡歌开始思考转型,他明白自己的外形和气质已经发生变化,若还在靠着过去的角色吃红利,不光圈死了自己,也早晚会被观众厌弃。而一旦被定型,那这个演员离过气也就不远了。

胡歌说:“我开始反思我的经历对演员这个职业来说,是不是一种财富?如果多年后人们提到我,还是车祸,那说明我一直都没有其他成就来转移注意力。”

2010年,胡歌主演电视剧《神话》,前期造型依然带着那片“万年刘海”,拍摄过半,胡歌突然对经纪人说自己要改造型,要把头发梳上去。团队里的工作人员十分紧张,拉着他拍了好几段视频,评估造型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胡歌却说:“我都能放下了,你们还放不下吗?”

放弃刘海,带着一种仪式感,他代表胡歌和李逍遥、仙侠、偶像剧等分道扬镳,也代表他走上了一条更需要时间和积累的表演道路。

转型前几年并不顺利,他演了很多配角戏,也演了很多不太叫座的作品,还错过了很多会让他爆红的角色。

他说:“比如说有几部戏特别火的戏,之前也找过我,我没有去。但我始终不觉得那是遗憾,我有一个原则,就是不因为自己的选择而后悔,人生是有很多种可能的,可能你在某一个路口选择向左走,它就会带你去另外一片天地。”

2012年,胡歌下定决心,放下大部分工作,去演话剧,他兴奋地把这个决定告诉身边的朋友,朋友将他引荐给了赖声川。

两个人第一次见面是在某部话剧出演的后台,他们一边看,一边探讨表演。赖声川发现这个年轻演员和自己预想中的偶像似乎很不一样,有着更深层次的渴求,于是,他决定让胡歌试试《如梦之梦》。

《如梦之梦》是一个探讨生死的故事,全剧长达8小时,2000年首演时便轰动了整个华人世界。曾在生死边缘走过一遭,胡歌终于有机会把自己近十年的体悟融入表演中,整部剧排练了3个月,他没有请过一次假,投入了巨大的时间和精力。赖声川都说:“胡歌不敬业?我就不知道什么是敬业。”

《如梦之梦》是胡歌的蜕变之作,舞台表演的训练,让他可以逐渐摆脱外界因素干扰,迅速进入状态。长时间的揣摩让他学会如何与角色发生联系。

再由于卢燕等前辈的言传身教,更令他受益匪浅,6年间,每一年《如梦之梦》的演出胡歌从未缺席。

也正是这部话剧,让所有人注意到他对表演的追求和内心的力量,胡歌得到了圈内众多导演的赏识,也因此获得了第2届北京丹尼国际舞台表演艺术奖“最佳男演员奖”。

《如梦之梦》的观众里还有一位重量级人物—制作人侯鸿亮,胡歌的表现让他看到了自己新剧主人公的模样,自我燃烧,飞蛾扑火的抗争何其相似。这部新剧叫《琅琊榜》。

2014年播出的《生活启示录》是胡歌由偶像转型实力演员的开端,一年后《伪装者》《琅琊榜》更成就了他出道十多年来的最高峰。

几年前他出现在片场,粉丝们都围着他喊“胡歌”,几年后他听见有人喊他“梅宗主“,终于体验到了被人喊角色名的快乐,就像他的话说:”有种踏踏实实的成就感。“

《琅琊榜》的热播虽然让胡歌成为全国知名度和身价最高的男演员之一,演技和商业价值都备受肯定,但问题也随之而来。首先他收到了无数个《琅琊榜》的仿制品,找来的角色大都是外柔内刚,心怀天下,智谋超群,好像全世界都在催他演下一个梅长苏。

但是胡歌演完猎头剧《猎场》后,就没再接任何一部新戏。那时候他实在太忙了,全年无休的工作,宣传,采访,领奖,没看过一部电影,没读过一本书,甚至和家人约好的聚会也没有实现过一次。

他又开始思考,什么是自己真正想要的,除了鲜花和掌声,财富和名气,演员这个职业还能为自己带来什么,通过这个职业还能创造出什么?

他说:“我好像只是吃饭,睡觉,每天一起床就化妆,就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永远活在别人的语境里,别人的世界里,别人的思维里。“

他似乎患上了“人群恐惧症“,他拍摄《猎场》,围观群众把剧组堵得水泄不通,好友结婚他必定上热搜,每天2000条未读短息,2017年出,胡歌决定赴美留学,没过俩月就回来了,因为每天都得和认出他的人”捉迷藏“,粉丝甚至还组织了”北美捉胡歌小分队“。

由于爆炸式关注,让他觉得在不断消耗梅长苏这个角色,以及他自己,更让他恐惧的式,他需要无时无刻扮演“胡歌“这个人设,而不是他原来的样子。

“红“是一把双刃剑,它劈开了名和利的大门,也切断了清澈高远的自我之路。他内心渴望的孤独自”梅长苏“之后就没有了,而孤独却是自由真正的开始。

其实早在2014年,刁亦男就在杂志封面上对胡歌印象深刻,于是和胡歌见面才有了之后第一次合作《南方车站的聚会》。

恰逢2017年的冬夜,胡歌把自己的焦虑不安一股脑将给导演刁亦男听,他担心自己的迷茫,焦虑的状态影响拍摄,但刁亦男却说这样的状态才能演好《南方车站的聚会》。

直到胡歌进了剧组才理解了导演的意思。2018年春天《南方车站的聚会》在湖北武汉开机,胡歌饰演通缉犯周泽农,这是一个极度隐忍,压抑,脆弱并赋有矛盾的个体。

他处在社会底层,犯下重罪,满心仇恨,但同时又有另外一面,为了补偿妻儿,他策划让妻子举报他,从而获得公安局赏金,不惜以生命作为代价。对于这角色,胡歌给出的评价:“他是一只在黑夜里潜伏的受伤猛兽,是一个边缘的具有攻击性的人物,但每个生命个体都有他温暖的一面,他也有自己的坚持。“

在不断逃亡,谋划,自毁过程中,周泽农表面上不动声色,但内心充满着不安和焦虑,而正是这种情绪,成了胡歌和角色的契合点。

在拍摄过程中,他跟着武汉老师学习方言,在街区观察生活,他去警察局观摩嫌疑人,他睡得很晚坚持运动每天都让自己保持在疲惫的状态,也可以与人保持距离,要用一个成语来形容就是“惊弓之鸟“,此时此刻没有比这个词更能形容胡歌,没有比谁更适合演周泽农。

有一次导演带着两个人来找胡歌,结果胡歌看着他们向自己走来有种拔腿就跑的感觉,似乎就像逃犯被发现藏匿地点的恐慌。结果,只是导演带着造型师来试装。胡歌这才觉得自己已经入戏了。

在胡歌看来,周泽农拿生命来换赏金,而他用过去的自己换一张新的人生地图,用了10年的演艺经历,花了不少力气来证明自己是个真正的演员,这个过程中辛苦自然不言而喻。

《南方车站的聚会》杀青那天,胡歌把自己喝断片了,他被全剧组人举起来,抛到空中,各种压抑和焦虑都在一瞬间被消解,他对导演说:”导演,人生如戏,不破,不立。“而这时他终于坚信自己终于走出“梅长苏“了,又要向下一个阶段继续走了。

前不久,有人问胡歌,如果把自己的故事拍成电影会起什么名字。他回答:月亮与六便士。

因为表演之路需要舍弃很多东西,可能是物质,可能是时间,可能是安全感,可能是昔日的包袱,也可能是已经获得的荣誉,他很庆幸在身边满是六便士的时候,他依然抬头看到了月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