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27 08:11

和娱乐圈“唱反调”的王传君 人生不需要被人评

这几天王传君的名字又一次进入娱乐吃瓜群众的眼帘,这次是因为他的恋情,全网大揭秘的各种“小道消息”的席卷,人们扑捉到的信息:”王传君和男演员齐溪恋爱被扒”,“王传君插足别人婚姻”,“齐溪婚内出轨王传君”,“两个文艺灵魂走到了一起”等等,喜欢看别人的情感八卦的小伙伴,还是有很多资源可以详细了解到他们俩恋爱的细节的。

现在闹得沸沸扬扬,双方都没有出来澄清,吃瓜群众还是坐等官宣吧。好奇窥探别人的生活这也是人之常情,但这毕竟是人家的私生活,再说在网络上看到的消息也都是真相的一部分,齐溪现已离婚,王传君感情也算是有归属了,送上点祝福或者是路过也是不错的。

今天不是讨论王传君这次的恋爱曝光,而是看看这总是跟大潮流“唱反调”的王传君是怎么一步步在找寻自我而引起一些“公愤”的。

王传君这张面孔进入大众视野是在国民情景剧《爱情公寓》中,他是说着一口塑料普通话的关谷神奇,王传君这个名字被大众记住要属2018年《我不是药神》了,在里面扮演个濒临死亡 奄奄一息白血病患者,可谓神一样的演技,的确让人为之一震。04届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的专业能力是值得肯定的。

再关注他,就要数他一些列的“唱反调”了,究竟他跟主流说了多少个“不”,我们来理一理。

2009年-2014年《爱情公寓》连续四季,王传君一直在,到2020年的第五季没有看到王传君出现在剧里,主角“大换血”一度成为最热的讨论话题,其中曾在《爱情公寓》中饰演关谷神奇的王传君,因为曾在微博中暗指《爱情公寓》是抄袭剧、广告剧等言论,受到众人指责过河拆桥,忘恩负义。并且也在采访中提到过:“不跟他们玩了”,可见王传君和爱情公寓剧组或者说投资方是必然存在矛盾的,不然也不会如此直接说。当然言论一出,说其忘恩负义的也是比比皆是,毕竟《爱情公寓》是一代人成长的经历,多少人是看着长大的,总之吧,就是不能说它不香。

其实他也可以不必“造反”,跟着大家一起在主流里赚赚钱不好么,从《爱情公寓》第四季结束2014年到第五季2020年,主演们最能被大家津津乐道的要数陈赫了,上综艺赚的盆满钵满。另外也有些想要在角色突破的,比如李金铭,尝试过转型,但是其形象始终还是被定型在了美嘉这里。扮演子乔的孙艺洲也在多部影视剧中演出过,但都没有能拿出来较好的作品和形象。可见演员被一个角色框住时间多么要命的事。

那这几年王传君也尝试过一些转型办法,除了大家熟悉的《我不是药神》,还有其在《罗曼蒂克消亡史》中精湛的演技,那个戴着小黑帽操着一口上海方言的小马仔,一举一动透露出属于自己的性格特征,去看一看就知道,如此传神又精湛的演技实在是一个很好的教科书版本。

从王传君的角度来说也是情理之中,毕竟表演专业出身的他,想在演技突破也是一个演员的追求。关谷的形象定住了,没有突破,王传君想要突破这个形象。有过不少青春喜剧的剧本找他,但是都脱不开关谷的形象,所以他不想演。所以他不想在关谷这个形象继续发展下去,这样肯定是不利于他的转型的。

在大家还停留在《爱情公寓》里那个外形俊朗、一口日本腔普通话的“关谷神奇”, 2014年《爱情公寓》第四季播完,本来应该借由这部电视剧大火的王传君却在其后好几年时间在公众面前消失了,很多人说王传君的小时是因为他太耿直,可能他的耿直得罪了很多人,也就是说“被封杀了”。这种“封杀论”尘嚣而上,不少人把这个传闻的出处,归咎到16年年底他那句“我不喜欢”上去,说他因此得罪了王家卫,圈内资源渐渐少了。在2016年年底王家卫的电影《摆渡人》上映时,大牌云集却口碑不怎么样。王家卫在微博:“我喜欢。”后,一些一线明星都在紧随其后,保持队形。

之后他还说到:“假如咱们是艺人,咱们就把好的东西放到作品里边去出现给咱们,能够让咱们有共情或有思考,那是咱们的作业……咱们收这些钱,咱们就应该仔仔细细地去拍完戏,然后 好好地藏起来……藏起来也是咱们作业的一部分,也是希望你们下一次看到作品的时分,你们的钱才花的有意义。”

可见,王传君对这些看得非常透彻,正因为他清楚自己是谁,清楚自己要做什么,才会有这样一番言论,才会拍出一部部的优质影视,给咱们带来一次又一次的惊喜。

有人说王传君不是一个正常的人,也有的人说他活得过于自我。仔细品味这两句话,无非都是在说王传君与普通的正常人所做出的事情风格,以及人生观状态是不一样的;但是这样的人就是存在的。

在《我不是药神》中他为观众展示了真正的“毁容式演技”,在一片颇高赞誉声中,王传君这个名字被写进了无数影评里,紧跟着名字的是“惊喜”、“完美”、“正确”、“努力”等字眼。王传君扮演的病人角色,能够将获得低价抗白血病药物后的那一份兴奋与狂妄,到后来听说自己无法继续生存下去的那一份绝望展现得淋漓尽致。

为了演好吕受益这个角色那种高高、怂怂、病恹恹的样子,王传君不仅把头发剪成了斑秃的样子,而且还住院体验绝症病人的生活——那个吃橘子的梗就是有病人跟他说,橘子维C含量高,他记下来加进去的。

最后一场“临死前”的戏时,又熬了两天两夜没合眼,活生生熬出了将死之人的挣扎和憔悴。

他通过吕受益这个角色直击人心,他为这部戏曾经咽下的44个包子和5碗面此刻都成了最扎实的力量,他为这部戏每天跳绳8000下减下的20多斤此刻全部都被回馈以正面的积极的评价。

王传君本人不是一个能闹腾的人,他也说过:“我内心挺闷骚的,骨子里比较文艺一点,喜剧演久了脑子会变得不太好使。(演喜剧)其实很苦,老是笑着,逗大家开心,久了之后就很累。”王传君想演变态杀手、坏人反派,想演更有张力更有难度的角色。

继《我不是药神》后,王传君又新作品来袭, 2019年5月入围第54届卡罗维发利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是当年唯一入围主竞赛单元的华语片。 2019年7月20日,《马赛克少女》入围第十三届FIRST青年电影展,获得最佳艺术探索奖。主要讲述的是一个在城市中一直关注着西部城镇青少年成长问题的记者(王传君饰演),在受到挫折之后去山里报道一个关于少女的事件。

另外王传君在2018年开始主演的电影《莫尔道嘎》开始拍摄,讲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一位伐木工人保护原始森林的惊心动魄的故事,彰显对人性、对人与自然关系的深刻探索。影片时间线横跨六十年,将历时两年分三期完成拍摄,预计在2020年上映。

王传君这一些“特性”操作,可见在轻松吃老本和艰辛演出好戏之间,他选了比较艰难的那条路,但这无关对于错,只是个人职业规划不同。

但用心演戏的演员,不该被辱骂、被诋毁。毕竟娱乐圈以真性情的展现出自己的心理状态的人,也是曾经受过伤害后的自愈方式。还是祝王传君找到自己情感归宿,更在演技上精进,继续给观众带来精彩的作品才是对演员的期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