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30 09:03

才华横溢的重大机械博士:做得了科研,写得了

人物名片:向果,机械工程学院2016级博士研究生(硕博连读),曾参与国家科研项目并获多项国家发明专利;在国际权威期刊上发表多篇研究论文,目前发表SCI/EI 15篇;美国机械工程师协会(ASME)会员,担任多个摩擦学国际期刊的审稿人。

入驻网易云音乐人,创作歌曲《简单》《远行》《绽放》《闪亮的你》以及《渝爱相随》等。曾获重庆大学十佳歌手、2016中国好声音重庆赛区总决赛6强。在校期间多次参加重庆大学研究生新年晚会、仲夏夜音乐节、室内乐团音乐会等文化艺术活动。

作为一名即将毕业的博士研究生,他一直探索着自己的科研和音乐道路,并展现出独一无二的风采......

刚过完27岁生日的向果,收到一个好消息,第7篇以他为第一作者的SCI论文发表了。迄今为止,他一共发表了15篇SCI/EI论文。作为一名机械专业的摩擦学博士,能取得创新成果并非易事。

摩擦现象广泛存在于机械动力系统中,因此摩擦学研究对提高机械传动性能有重要意义。向果相信,通过不懈的探索可以在摩擦学领域取得创新发现。

然而,在读博的前两年,向果并没有什么成果。他意识到,自己还走在前人铺好的路上,想要创新,必须另辟蹊径。于是,他从头开始,翻阅经典著作,阅读前沿文献,不放过每一个疑问。“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只有孜孜不倦的无悔付出才能破解一路上遇到的困难,才能为做出创新成果打好坚实基础。”

为了提高创新能力和辩证思维,他努力延伸自己的知识边界,在导师的指导下尝试多学科协同创新。关于机械摩擦学领域的创新方向,向果有自己的见解。“机械传动系统动态摩擦行为是多学科协同作用的结果,因此,做交叉学科的研究是一个很好的创新点和立足点。将界面微观机制映射到宏观现象中,进行多尺度跨尺度研究是摩擦学创新的另一个前沿方向。”

“学术不是一蹴而就的,做科研起初都很寂寞。”向果回忆将自己的研究发现写入第一篇英语论文时,老师直言不讳地指出:“很多内容逻辑混乱,还有许多语法错误。”他反复修改,经过大半个月才终于有了成稿。

成功总是眷顾努力的人。向果在逐渐摸索后,忐忑地投出第一篇论文。本以为会石沉大海,然而令他惊讶的是,论文不仅发表了,还收录于行业高水平杂志,这让他备受鼓舞,并随后陆续在权威期刊发表多篇论文。从读博第三年起,日积月累的努力终于得到了回报。正像他的原创歌曲《绽放》所唱:“人生道路固有迷茫,亦或是心理压力大,但都可以继续向上走,终会有所回报。”

如果说科研是博士生活的常态,音乐则是一种馈赠。有时,科研之余的某个周末,写段歌词、找个话筒、扫些和弦,一首歌就这么诞生了。

向果大一自学吉他,大四开始尝试创作。由于自己不善言辞,每当内心有所思所想却不知如何表达时,他都会拿起吉他写歌。这时的心情很放松,可以把科研和生活中的感受尽情释放在歌曲中。

《简单》这首歌就创作于他陷入科研瓶颈期时。“那个时候心理压力很大,希望通过写歌能让自己轻松一些。”他把科研心路历程写入歌里,也把歌曲带进了实验室。科研多是枯燥的,师兄弟们常常在实验室里改编他的《简单》,唱起“科研其实很简单(原句为“快乐其实很简单”),没有那么多道理”,互相加油打气,让科研生活也能充满色彩。

“创作歌曲首先是取悦自己,其次也要让别人从歌曲中获得激励或心理上的愉悦放松。”这是他对创作的理解。除了和师兄弟分享自己的作品,他也会把歌曲放在网易云上,让更多人听见他的声音。

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向果作为主创者创作了一首抗疫歌曲《渝爱相随》。在创作这首歌时,他想象着有一个很重要的人在武汉,虽然各在一方,但互相牵挂思念着对方,怀着这种感情,他写下了第一句歌词“纵然相隔千里,我依然能听到你的呼吸” 。

词曲是一首歌的灵魂,编曲则是一首歌的皮囊。为了歌曲的好皮囊,向果下了不少功夫。他刚开始尝试自己编曲时,常常在独自做完科研后,躺在寝室床上思考如何编曲。他自学编曲软件,还时不时找一些乐手帮他做伴奏。但临时找人始终不是长久之计,苦恼之际,他在琴行遇到了一位外国友人。他很欣赏向果的音乐才华,于是开始和他一起创作。他们经常周末一起在琴行讨论编曲,碰撞思维火花。在创作《闪亮的你》时,向果提出用一段弦乐来编曲,他俩一拍即合,很快就做出了这一首抓耳的歌曲。

闲暇时,向果也爱参加各种音乐活动。本科和研究生期间,他都参加了学校的十佳歌手比赛,分别获得了亚军和第四名的好成绩;2016年,还进入了“中国好声音”重庆赛区总决赛。

作为乐队主唱,他多次参加新年晚会、仲夏夜音乐节等重庆大学研究生文化活动。令他印象最为深刻的一次,则是演唱许巍的《曾经的你》,当他唱完第一句“曾梦想仗剑走天涯”时,鼓点,贝斯、吉他声完美地交融在一起,给人很强烈的冲击感。

许多人认为乐队需要长期的磨合,但由于科研任务重,向果无法建立固定长久的乐队。于是他打破常规,组建临时乐队,但即便如此,他的“小鲜肉乐队”仍让他自豪;每一次演出,成员们都配合得十分默契,展现着他们独一无二的风采。

当摩擦学遇上音乐,擦出了不一样的火花;感性与理性的调和与碰撞,带来了不一样的严谨和温暖。在向果的眼里:“科研和音乐都是在为这个世界创造内容,也许这些内容十分微小,但它们都是你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最美的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