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01 09:01

业绩颓势、投诉不断 晋商消费金融、苏宁消费金

聚焦消金业,紧抱“大树”的晋商消费金融、苏宁消费金融,何以凸显颓势之态,又有多少危局之思,翻盘机会?

截至4月25日,24家持牌消金机构中,已有12家公布业绩。整体看,亦喜亦忧,分化行情明显。

相比之下,小马快跑,现象喜人。如长银消费金融,2019年营收同比增长565%,净利增长1809%,增长速度最快。

中原消费金融营收12.2亿元,同比增长134%。累计放款541.75亿元,贷款余额达140.08亿元。

宇信科技财报显示,晋商消费金融2019年营收3.72亿元,较2018年3.38亿元增长约10.06 %,但净利润只有5221.95万元,同比下降36.3%。

2018年,其净利超8000万元。而2018年前三季度,晋商消费金融实现净利润为1.05亿元,也就是说,2018年第四季,晋商消费金融出现了亏损。

2019年,颓势并未扭转,晋商消费金融上半年净利润3268.9万元,同比上年同期下降50.07%。

截至2019年12月31日,晋商消费金融资产65.17亿元,较2018年减少0.85%,负债合计58.36亿元,较2018年减少约1.08亿元。是目前已披年报中唯一出现总资产增速下降的机构。且整体资产规模也最低。

换言之,总资产不过晋商消金两倍的湖北消费金融,净利超其两倍,营收几乎达到晋商消金的4倍。

苏宁易购2019年报显示,旗下苏宁消费金融有限公司2019年营收4.396亿元,同比下降40.71 %,净利润0.101亿元,同比下滑超77%。

无论营收还是净利,苏宁消费金融均为12家消金机构中,下滑幅度最大者。营收上,紧随其后的是中银消费金融,营收43.15亿元,同比下滑14.71%。净利上,仅次之是上文的晋商消费金融,两者也是12家中仅有的增速负增者。

2016年—2018年,苏宁消金营收1.06亿元、3.97亿元、7.42亿元,对应净利润分别为-1.89亿元、2.17亿元、0.45亿元。

2017年,苏宁消金成功扭亏后,2018年净利下滑超七成。2019年更出现营收、净利润双降。

此外,其2019年上半年、2018年上半年均出现亏损。前者净亏1.966亿元,同比2018年同期的0.289亿元亏损额增长580.28%。

资产规模和负债方面,财报显示,2016年—2019年,苏宁消金的资产总额分别为16.74亿元、57.84亿元、63.89亿元、38.5亿元。

负债总额分别为13.25亿元、52.18亿元、57.78亿元、32.29亿元,对应资产负债率分别为79.16%、90.22%、90.44%、83%。

可以看出,2016年—2018,苏宁消金资产规模增长较快,同期资产负债也呈上升态势。而2019年,资产总额、资产负债率双降。

对于业绩颓势,苏宁消费金融回复铑财称,是由于宏观形势变化,行业整体不良小幅上升。前两年,受内外部宏观经济整体放缓、金融强监管、互联网金融整顿、共债风险蔓延等影响,各类金融机构资产质量遭受不同程度影响。城商行平均不良率由2018年的1.79%上升至2019年的2.32%,农商行2019年平均不良率更是高达3.90%,各大银行信用卡业务的不良率也呈一定上升趋势。在此环境下,消费金融公司也难以独善其身,行业整体资产质量有所下滑,对公司整体利润带来一定影响。

客观而言,此回复说明了一些行业共性。受监管趋严,行业洗牌加速等因素影响,持牌消金机构近两年基本告别野蛮生长阶段,整体业绩增速回归平滑。

不可否认的是,相关环境下,招联、马上、中邮等头部机构的业绩依旧稳健、且增速明显。

专家表示,洗牌也是一颗试金石,可以验出企业价值的真实成色。巨震之下,自身抗风险力欠缺的企业,会露出问题底裤。长期来看,随着获客成本和资金成本的不断抬升,持牌金融机构净利增长空间或将进一步收窄。

企查查显示,晋商消费金融共有五名股东,分别为:晋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奇飞翔艺商务咨询有限公司、天津宇信易诚科技有限公司、山西华宇商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山西美特好连锁超市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40%、25%、20%、8%、7%。

2019年5月7日,晋商消费金融的工商登记信息中,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已由王培明更换为李文莉。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董希淼表示,在监管部门核准任职资格前变更是违规的。核准之前,以董事长身份开展工作,也是违规的。

很快,2019年6月,李文莉任职资格被银保监会否决;原因为李文莉不符合《银行业金融机构董事(理事)和高级管理人员任职资格管理办法》第十七条规定。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底,另一高层人士——董事姜伟于也曾因不具备担任拟任职务所需的相关知识,导致资格被否。

2019年10月,山西银保监局核准赵基全的晋商消费金融董事、董事长任职资格。11月,核准陈晋毅的董事任职资格。

据银保监会官网,2019年7月,中国银保监会江苏监管局核准总经理刘锋、董事米乐(Miro Kolesar)的任职资格。

从各银保监局公开情况看,2019年以来,多家持牌消金公司高管发生变动。24家持牌消费金融中,22家出现变动。高管调整,似乎已成“常态”。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陈嘉宁认为,消费金融高管变动或与股东背景有一定关系,其中包括新股东加入,老股东持股被摊薄或退出,新股东一般会引入自己的经营理念、业务资源和高管团队。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法与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涛认为,股东在很大程度上影响消费金融公司高管变动。“消费金融公司的股东实力大都比较强,股东的派驻及博弈对管理层会产生不小的影响。”

聚焦苏宁消费金融,高管变动的前两个月,苏宁消金计划通过类似增资扩股的形式引入红塔银行作为新股东。云南银保监局同意云南红塔银行投资参股苏宁消费金融有限公司,持股数量为2.4亿股,持股比例15%。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此次云南红塔银行参股投资,可能受让相应股份,甚至部分股东方可能退出,如持股15%的南京银行。彼时,苏宁消费金融回应称,“一切以监管公告为准。“

如今,已经过去11个月,其股权结构尚未有任何改变。一位接近苏宁消费金融的人士曾向WEMONEY研究室透露,目前红塔银行的参股事宜仍在推进过程中。

公开资料显示,苏宁消费金融是全国首家以互联网零售企业为主发起人的消费金融公司,成立于2014年12月。产品主要包括苏宁易购任性付、苏宁消费金融App、全网通任性付、其他渠道。

企查查显示,苏宁云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持股49%,为第一大股东,第二大股东为先声再康江苏药业有限公司,持股占比16%。另外三家股东南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法国巴黎银行个人金融集团、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

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诗强认为,业绩压力与股东背景也有关系。具体来讲,市场上的消费金融公司拥有的资源不同,导致业务开展难易程度不同。部分消费金融公司股东支持较少,又没流量支持,相当于白手起家,因此业务很难做。另一些消费金融公司股东支持较大,如招联消费金融,不仅获得招商银行资金支持,还可从招商银行APP获得大量借款客户,因此业务增长很快。二者相比,这就导致业绩不好的消费金融公司股东不满,高管压力较大。

换言之,晋商、苏宁消金上述已发生或将发生的调整变动,都可能为其企业经营、战略制定等带来深刻变化。背后或折射出扭转困境、消逝业绩“焦虑”的急迫心理。

2019年8月22日,晋商消费金融因未经同意查询个人信息,央行根据《征信业管理条例》,责令其限期改正,对单位罚款 50 万元;对直接负责人罚款5万元。

早在2013年,国务院就颁布《征信业管理条例》,人民银行配套出台《征信机构管理办法》等一系列制度及行业标准,规范征信机构等市场准入,明确了征信业务活动规则。

此外,2018年,《中国人民银行关于进一步加强征信信息安全管理的通知》发布,进一步要求提升征信信息安全问题认识,确保不发生征信信息安全事件。

想来,晋商消费金融必对此了然于心。知错犯错,暴露出其经营管理的粗放、风控品控存在漏洞。

仅2018年以来,晋商消费金融就踩了四个雷:三次踩雷“租金贷”,一次踩雷汽车相关分期业务。

具体看,2018年上半年上海歆禹房屋租赁有限公司(爱公寓)、上海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寓见公寓)2家长租公寓平台的资金链先后断裂。之后,房产中介机构北京昊园恒业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企业。

有媒体报道称,晋商消费金融于2017年下半年起与“元宝e家”建立合作关系,是该平台的资金提供方。另据《新京报》报道,有租客提供给法院的个人账户对账单显示,通过“元宝e家”,每月还款资金实际流向了晋商消费金融。

此外,曾与晋商消费金融有合作关系的车载系统分期平台可可家里,在2019年3月被列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彼时,晋商消费金融曾两发声明,称与可可家里的公司运营无关。

易观互联网金融分析师张凯分析称,目前看,整个消费金融行业的发展还相对蛮荒,很多市场参与者仍处快速抢占细分市场流量场景的阶段。晋商消费金融同样是在快速进行市场拓展的同时放松了风控,加上对于行业的理解有限,使得其频繁踩雷消费场景金融。

在聚投诉上,有关晋商消费金融的投诉贴达694条,其中不乏晋商消费金融与合作助贷平台一同被借款人投诉的案例。

如小闪分期、百万钱包、如期分期、达飞云贷等借款人在21CN聚投诉、黑猫投诉称,其存在套路贷、砍头息、高利贷、暴力催收、乱上征信、重复扣款等问题,而合作方就是晋商消费金融。

值得注意的是,不久前,因暴雷刷屏的美利金融,旗下就有分期与晋商消费金融曾是合作关系。受涉套路贷被警方查封后,晋商消费金融向借款人催收。

1月31日,用户7360255173在黑猫投诉称“苏宁消费金融套路贷,虚假宣传,骗取账户信息和银行卡信息,服务不到位,要求处罚,改善服务,注销账户信息和银行卡信息。”

3月1日,匿名用户在黑猫投诉称“我每个月按时还款,提前还款,现在登录说我黑名单用户”。

就上述两条投诉信息,苏宁消费金融回复铑财称,“用户7360255173” 非我司用户,其遭遇了假冒苏宁金融名义的非法诈骗。苏宁消费金融作为持牌金融机构,受到严格监管,不存在任何套路贷,虚假宣传和骗取账户信息等情况。

上述回复看似“振振有词”。问题在于,在聚投诉上,相关投诉并非个例,问题已是高发区。

以上投诉,是否均非其司用户呢?即使都是如此,频频投诉之下,作为知名持牌机构,是否也暴露出品控、风控体系的漏洞?

此外,也有多名用户称苏宁消费金融存在暴力催收、疫情催收、恶意伪造征信报告等问题。

疫情发生后,消费金融场景业务受到较大冲击。作为普惠金融的主力军,其逾期率也有“抬头”趋势。业内人士指出,消费金融机构在零售领域下沉更深,疫情对其业绩压力现在才刚刚开始。

同时,潜力玩家磨刀霍霍。光大消费金融、平安消费金融、小米消费金融等相继获批筹建,新势力带来新理念、新打法、新驱动力。人才竞争、股东背景竞争、甚至模式战略的竞争等,成为胜负的关键。

红海之下、洗牌加速,变革升级、精进步伐的大趋势中,残酷淘汰战已经打响。显然,留给两者的腾挪时间、空间已不多。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3月11日,山西银保监局于3月9日核准了晋商消费金融股份有限公司开办资产证券化业务。公告显示,新增资产证券化业务后,晋商消费金融业务范围包括:发放个人消费贷款;接受股东境内子公司及境内股东的存款;向境内金融机构借款;经批准发行金融债券等业务。

2019年1月,苏宁消费金融开办资产证券化资格获批。11月,其以其持有的4.83亿元个人消费信用贷款债权发起首单ABS产品。

同时, 苏宁消费金融也通过深耕消费场景,做精用户体验,打造智慧互联网消费金融服务平台。借助“满减、免息”等活动方式,渗入苏宁线下云店、小店等各类终端场景和线上易购平台,提升消费粘性。

而晋商消费金融,一直以线上线下融合的消费金融+互联网营销模式,打造开放、包容、共赢的合作平台,作为发展主战略。

不难发现,两者正在做深、拓宽业务领域,强化金融科技基因,这也意味着未来亦有更多的可能。

业内人士指出,数字化市场竞争中,产业系持牌消金严重依赖内部产业生态,抗风险能力较弱,或因金融科技实力不足、缺乏爆款产品等核心竞争力趋于下风。

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认为,从未来发展看,客群的下沉、业务的开放,以及如何利用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技术降本增效、提升智能水平,将是消费金融业务突围的关键。

可以看出,晋商消费金融和苏宁消费战略方向正确。能否逆转困境,冲出红海,更多还在于实操中的敬畏心、创新心、风控品控驾驭力,个中表现,铑财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