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30 16:11

丢钱又丢人 盘点酒企巨额存款被盗案那些事儿

  近些年来酒企在某些银行存款“不翼而飞”的事件屡见不鲜,却迟迟没有得到解决,而且“丢钱”事件还在不断发生。究竟是为何导致存在银行里的存款不见了?又为何酒企丢钱之后再丢钱?有哪些是酒企方面该借鉴的经验呢?

  酒鬼酒亿元失踪案新进展

  11月24日晚间,*ST酒鬼发布了公司亿元资金失踪案的最新进展公告:为最大限度地挽回损失,酒鬼酒供销公司(原告)已于2015年11月23日将被告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杭州华丰路支行及寿满江、陈沛铭、罗光、唐红星、郭贤斌起诉至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当天,公司即已收到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下达的《民事案件受理通知书》。

  事件起于2014年1月,酒鬼酒连发公告称,2013年12月,其子公司银行账户内的1亿元人民币存款在3天内被嫌疑人先后转取、汇出。8月18日,据湘西自治州人民检察院指控,2013年11月至2014年1月,被告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与银行工作人员勾结,利用购酒存款贴息为诱饵,骗取酒鬼酒供销有限责任公司信任,然后采取盗盖印章手段,将酒鬼酒供销有限责任公司1亿元存款非法转出并占有。

  到了2014年4月9日,酒鬼酒公司发布了2013年业绩预告修正公告中又披露,此前“丢失”的1亿元,已追回涉案资金3699万元。

  另据11月24日晚间,*ST酒鬼发布的公告称,目前该案仍在审理之中。

  

  泸州老窖多起丢钱事件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2015年1月9日晚,泸州老窖发公告称,其在工商银行南阳中州支行等两处存款存在异常情况,共涉及金额3.5亿元。

  这已不是泸州老窖第一次巨额存款在银行不翼而飞,在2014年10月,泸州老窖在农业银行长沙迎新支行的一笔1.5亿元存款失踪。人民检察院案件信息公开网在2015年1月发布了“泸州市人民检察对骗取老窖巨款存款案四人批准逮捕”的一则文章。该文称,泸州市人民检察院已对李志刚、胡晓东、张浩及陈伯青四名犯罪嫌疑人批准逮捕。四犯罪嫌疑人相互勾结,采用虚假购销合同、伪造老窖公司和银行印章、伪造银行存单等一系列手段,骗取泸州老窖公司在银行的存款上亿元,用于高利放贷、购买不动产等牟利。

  另外,北大荒2013年也曾公告称,通过北大荒鑫亚经贸有限责任公司拆借给乔仕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用于投资哈尔滨一棚户区改造和街道项目的5亿元中,有1.9亿元没有得到该项目领导小组办公室的收到确认。

  酒企丢钱事件屡屡上演,不仅仅是公司利润的丢失,也对股民造成了一定影响。以泸州老窖为例,接连发生的两次存款失踪,共涉及金额5亿元。根据泸州老窖2013年的年报显示,其净利润为35亿元;2014年三季度报显示,泸州老窖的净利润为13亿元。以2014年三季报为准,泸州老窖连续两次“丢钱”,丢掉了公司近四成的净利润。受此影响,泸州老窖股价在2015年1月12日暴跌9.57%。

  酒企、银行管理存漏洞 内部员工相勾结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多家酒企均遭遇存款屡次丢失的事件?犯罪嫌疑人又钻了哪些空子,神不知鬼不觉的将钱转走的呢?

  这就不得不提银行、酒企、代理商三方的关系。近两年酒业整体下滑,多家酒企开始与经销商以及所在区域的银行合作,通过贷款的方式销售酒以提升业绩,因此,酒企、代理商、银行三方在签订合同时均是互为制约。

  “这种销售模式在业内已经屡见不鲜,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银行想拉酒企大额的存款,就需要帮酒厂销酒,这在白酒行业几乎是一个公开的潜规则。”一位白酒上市公司的高管表示,银行一方面消费大量白酒,另一方面利用手中独有的大客户资源为酒企销售白酒。白酒企业利用存款和银行合作,参与银行的理财、投资等,双方分享高额利息。

  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曾公开分析,对公账户转账有着很严格的手续,需要公司开具“法定代表人印章”等要一系列要素齐全的手续。因此,不排除企业内部出现管理漏洞,资金被非法转移。而银行方面也摆脱不了关系,有网友称也可能是银行内部有内鬼,“银行内部有经办人员,复核人员,大额资金还要经过主管级以上的人员授权。凭一张假存单和假印鉴根本逃不过这些人的法眼,唯一的可能就是银行也出了内鬼。”

  对此,有长期关注该案的业内人士直言,虽然法院目前没有宣判,但随着案件的进一步审理,案件终会明朗。但酒业多家酒企均遭遇丢钱事件影响之后,专家也提醒酒企和其他企业应引以为鉴,加强管理,在账户和财务制度的管理方面应更加规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