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05 10:57

契丹的民族政策:一千年前的一国两制

公元前四世纪,哲学大家柏拉图为人们创造出了《理想国》等不朽的文化财富。近两千年后,英国空想社会主义的创始人托马斯·莫尔又将《乌托邦》公之于众。

古往今来,人们对于理想的和谐而美好的社会的期盼,从未消失。人类用了几千年的时间去摸索可行之道,却也不断碰壁,纷争不断。所幸,泥沙之中终究还是藏有黄金。面对复杂而多变的社会环境,有人想出了一国两制这一招。不过不同于如今,古人的一国两制 ,有其自身的意义和特色。

如果在时间轴上截取公元十世纪至十三世纪的这一段,那么我们多数人都会首先把目光放在五代十国或者南北宋。

李唐中后期埋下的动乱的种子,宋朝繁荣的文化、发达的经贸,还有四面八方的利益伙伴和敌人,都叫我们不得不在意。而作为这个时代的缔造者之一,北方的契丹其实也有着别样的魅力。这其中,便有其采取的一国两制式的民族政策出的一份力。

唐末,那位没能在历史教科书中拥有太多篇幅,却偏偏大名如雷贯耳的耶律阿保机,在经历了一番征伐与拉拢之后,统一了原本分散的契丹各部。

后梁开平元年(907),在朱温篡唐称帝的时候,耶律阿保机也登上了可汗之位。神册元年(916),契丹国立。大同元年(947),辽太宗耶律德光更国号为辽。

从契丹部落统一到建立雄据北方的大国,契丹人其实一直都在和中原打交道。这交道涉文也涉武。涉武,便是契丹占领原本汉人的地界。

虽然北方的连年战火让不少人都举家南迁,但契丹疆域内汉人也不在少数。如何管理这些汉人,便成了契丹为了维护国家稳定而必须考虑的事。

阿保机虽然是个带兵好手,却也熟读汉人诗赋,了解汉人文化。他清楚汉人与契丹有所不同,且中原在很多领域都远远走在了契丹前面。他不仅在建国时吸纳汉人的制度和律法,还对部落和州县因俗施治。后来契丹的汉人也来越多,他还干脆设立了一个汉儿司,专管汉人事宜。

不仅对疆域以内的汉人分而治之,面对越来越广大的国土之上的众民族,耶律阿保机设定了一套有明显杂糅痕迹的行政体系。

北方的民族,无论是契丹、奚族还是室韦,都是游牧民族,习惯畜牧和草原生活。而大量居住在靠南疆域的汉人,却始终都是依赖农耕生存。一国之内一南一北的巨大差异,使得一国两制成为了必须。

而南面,大量借鉴唐代制度,以汉制待汉人,几乎创造出了一个小唐朝。且与之配套,耶律阿保机还摸索出了一套巡查制度。以季节为限,阿保机每年都会在疆域四方的四个不同住处居住,即四时捺钵。

在耶律阿保机之后,契丹的民族政策相对稳定。耶律德光在获得燕云十六州以后,进一步规范了阿保机当年的分治。而到了辽圣宗时期,由于和北宋签订了《檀渊之盟》,在萧太后和辽圣宗的带领下,契丹对于汉文化和汉人的接受程度不断提高。

像耶律休哥等有头脑的契丹重臣,也在朝中或辖区内推行一些既利于契丹人,又有助于汉人的政策。

当初燕云十六州被石敬瑭拱手相让后,代表契丹接手燕云十六州的正是耶律休哥。他在燕云一带并未将百姓视作战利品,反而是为其考虑,向中央争取到了减轻赋税,给人们留下了一线生机。

虽然当初契丹依靠武力,迫使无数汉人改变了身份和生活,契丹人和汉人也爆发过各式各样的冲突。甚至在早期,契丹还尝试过对汉人开展奴隶性质的压迫。但契丹还是逐渐找到了正确的道路,理智地处理了契丹和其他民族的关系。

其实把契丹的民族政策拆开来看,其也不过是少数民族汉化的一个阶段。北方的少数民族,无论契丹、蒙古、女真,都在南下依靠武力征服中原之后,反过来被中原汉文化征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