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17 22:26

哥伦布被斩首,丘吉尔被涂鸦……抗议活动中倒

弗洛伊德事件后,美国波士顿、纽约和巴黎、布鲁塞尔、英国牛津等欧洲城市接连发生了抗议游行,不少地区还发生了破坏行为。而这场席卷美国与欧洲多地的反种族主义抗议活动中,多座历史人物雕像成为了目标。

人们在游行示威的过程中,将这些雕像随意涂鸦或推倒、损毁。英国“奴隶贩子”、美国南方邦联将军、南方邦联总统、比利时国王……一个接一个雕像在欧美街头倒下了。

这场对历史人物雕像的“清算”活动激起了人们对几个世纪以来有关种族不公的重新审视,也有不少学者对这场示威运动是“抹杀历史”还是“创造历史”产生分歧。

弗洛伊德事件引发全美抗议,民权活动家们一直呼吁拆除的邦联纪念碑,如今犹如多米诺骨牌一样接连倒下了。

印第安纳波利斯、弗吉尼亚州的里士满、亚历山大和阿拉巴马州伯明翰的南部联盟纪念碑接连宣布将被移除。

这些雕像是为了纪念内战中失败的士兵和领导人,在种族矛盾大爆发时,愈加成为人们眼中种族主义和压迫的象征。抗议的人群聚集在雕像前,高呼着“拆除它”的口号。

波利斯市长乔·霍格塞特也支持目前的抗议活动,他决定拆除一座纪念在印第安纳波利斯战俘营中死去的邦联士兵的纪念碑。

“我们的街道充满了愤怒和痛苦的声音,控诉着几个世纪以来针对美国黑人的种族歧视。我们需要铭记这些耻辱的历史,不忘记我们的过去——但不应该纪念、尊重它们。”

但对于那些被“弗洛伊德事件”动员起来的抗议者来说,推倒历史人物雕像的目标,已远远不仅限于南方邦联的范围,在殖民主义和奴隶贸易史上有关的人物也一并被推倒、破坏。

据《纽约时报》报道,美国国内已经有至少10座南方邦联纪念碑或受争议的历史人物雕像被推倒,逾20个城市的示威者将类似雕像作为抗议活动的目标。

在迈阿密、里士满、明尼苏达州圣保罗等城市,多个哥伦布的雕像被推倒或破坏,在波士顿也有一座雕像被斩首。抗议者纷纷表达对这位意大利探险家曾经在探索新大陆时对土著人民进行种族灭绝和剥削的批判。

象征种族主义的雕像不仅在美国被拆除。在英国布里斯托尔,抗议的人们推倒了17世纪奴隶贩子爱德华·科尔斯顿的雕像,并将雕像拖过街道,扔进河里。随后市政府表示,它将被放入博物馆。

据BBC新闻报道,当地时间6月9日,位于伦敦道克兰博物馆外的一名前奴隶贩子罗伯特·米利根的雕像也被移除。而在伦敦的一座英国前首相丘吉尔的雕像亦被涂鸦破坏,人们声称他是一名“种族主义者”。

丘吉尔领导英国在二次大战中取得胜利,因而备受爱戴。在英国政府网站,他被形容是“一个启发世人的政治家、作家、演讲家和领导者”,并且在2002年BBC的一次民意调查中被选为史上最伟大的英国人。

但是,对于一些人来说,他仍然是一个充满争议的人物,一部分就是因为他在种族问题上的观点。

“绝对毫无疑问的一点是,丘吉尔就是种族主义者,”即将出版《丘吉尔迷思》一书的作者,历史学家理查德·托耶说,“他认为白人是优越的,他曾明确地说过。”

据美媒报道,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民主党人佩洛西在各地出现推倒雕像的行为之后,也呼吁拆除美国国会大厦中陈列的11座南方邦联军人和官员的雕像。

对此,佩洛西致信美国国会图书馆联合委员会,要求国会“以身作则”,并称这些雕像是“致敬仇恨,而非传统”。她还批评称“这些人倡导残酷与野蛮,以追求显而易见的种族主义目的”。

然而,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态度与之大相径庭。当地时间6月10日,特朗普在其推特上表示,他拒绝给以南方邦联领导人命名的美国军事基地更名,因为这些基地“已成为美国伟大遗产的一部分,成为胜利、成功与自由的历史的一部分”。

在弗吉尼亚州,当地人们移除了一座美利坚联盟国军队将领罗伯特·E·李的雕像,在宣布这座立于1890年的12吨纪念碑将被拆除时,州长拉尔夫·诺森说:“雕像已经在那里很长时间。但是,它过去是错的,现在也是错的。所以我们要将它拆除。”

而该州朴茨茅斯市共有4座雕像被“斩首”并推倒。朴茨茅斯市的抗议活动组织者洛基·海因斯说,移除纪念碑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小步。

在抗议活动现场,这些损毁雕像的人们还点燃了一面系在纪念碑上的旗帜,现场甚至有一支乐队在即兴演奏。

然而,身为美籍意大利人的纽约州州长库莫表示,他反对拆除曼哈顿哥伦布圆环内的哥伦布雕像。“这座雕像已经代表意大利裔美国人对纽约贡献的赞赏。出于这个原因,我不认为它应该被拆除。”

学者同样对此次抗议活动涉及历史人物雕像的行为有着不同的看法。肯塔基大学教授马克·萨默斯表示,对过去的敬意不应该通过减少一些纪念碑或纪念馆来创造,相反应该多设立一些。

牛津大学副校长路易斯·理查森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采访时,他并不赞同通过损毁历史人物雕像来抒发种族平等主义。

卡内基梅隆大学的历史学家斯科特·桑达奇指出,美国人长期以来,都有争论这些纪念碑与纪念馆意义的传统,他回忆起华盛顿现在深受喜爱的越战老兵纪念碑在当初设计揭幕时,人们对此的激烈争论。

“移除一座纪念碑并不会抹去历史,但它也创造了新的历史。”桑迪奇说,“无论这些雕像是否建立或拆除,历史都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