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18 22:51

如果回到15年前,我只想告诉自己:考研可以尽人

上周末,我迎来了自己33岁的生日。对于30岁之后的生日,我从不害怕它的到来,就像每个平常日子一样,恬淡中蕴含着满足,忙碌中不忘感恩。

这种对生活的从容,和对年龄的自信,放在20岁时的我身上,简直是罕见的奇迹。那时的我,和身在象牙塔中年轻人一样,身无长物、兜无分文,如果说有什么能照耀前路的光亮,唯有不曾放弃的,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人因为未知而迷茫,因为迷茫而恐惧。对于普通大学生而言,战胜恐惧的最好办法,唯有读书。读书能拿到学位、证书,让你在进入社会之前,先装上足够多的筹码。

18岁高考失利,随便选了一所二本院校的新开设专业。学校地处偏远,师资紧张,大一第一学期连一个专业老师都没有。学了一学期的中文系课程,才等来第一名专业老师,年纪比我们大不了多少,是我们这个专业全国TOP1的硕士毕业。

专业老师心怀高远,出身寒门靠自己打拼成功,来我们学校一是想实现教书育人的抱负,二是想回老家照顾年迈父母,安顿好妻子的工作。他经常对我们说的一句话是,朱光潜先生纪念弘一法师的:“以出世的精神做入世的事业”。

但现实残酷,直到大三,我们专业也才只有两名专业老师,他偏向实践,另一个偏重理论。学校新专业毕业在即,如果第一届毕业生就业率不好,很容易影响学校后续招生。学校将意思传达给老师,老师便为我们开设了“黄埔一期”考研班。

开班仪式上,老师一边放《感恩的心》,一边强调“寒门再难出贵子”,洗脑一般的教化后,全班63名学生全部填写了考研志愿,接下来的三天时间,自习室爆满。

可一个月后,近2/3的同学放弃考研计划,坦言自己不适合读书,与其坐在自习室啃英语,不如扛着摄像机去户外采集素材。班上剩下的1/3考友互相激励,每天结伴读书。

最用功的,当属我的好友笑笑,她表叔在我们院里当教导主任,按她表叔的意思,如果她能早点研究生毕业,回校当个辅导员问题不大。

但天不遂人愿,笑笑比我们任何人都努力,专业上经常由老师带出去实习,甚至还有老师为她开小灶,只是英语是短板,花了几万学费去北京学当时最火的新东方,成绩出来时,英语还是没过线。

笑笑说,自己逃不过可怕的墨菲定律,越是渴望一件事,投入全部精力,却反而事与愿违。笑笑在复习阶段为缓解压力常常去天涯灌水,认识了未来的丈夫。学新东方时,两人奔现,笑笑一心只想在感情上修成正果,考研这件事,先放放再说。

转眼就到大四,身边成绩最好的同学,只是去学校所在的地级市电视台当实习编导,每个月800元工资,除去生活费,还要家里支援在单位附近租房子。有人开始准备考公,打听之后才知道,这些人家里都多少有些关系。

考研自习室的人越来越少,坚持每天都来的,只有包括我在内的12个人。我跨越大半个中国来外省读书,身边没有一个亲人,朋友,家里更是背景简单毫无关系,考研对于我来说,已经不仅仅是为了实现18岁时的梦想,更是我打开前途的唯一出路。

南方的冬天,潮湿阴冷,室内没有暖气,全靠一个暖手宝取暖。考研那年的冬天,格外多雨,连续半个月的阴雨天,衣服洗了也不干,每天去自习室连双换洗的袜子都没有。

身体上的苦不算什么,最难的是,精神上的压力和孤独。距离考研3个月时,除了我以外的11个人,能坚持996的又少了三个。

学校老教室自习座位有限,新修的图书馆刚竣工,我就迫不及待将书本全搬过去占了个座位。图书馆椅子舒服一点,天气好了还能晒到太阳。

新图书馆不仅本校学生多,旁边医师学院也陆续有人过来自习。我在新读书馆“落户”不久,我的身边就会出现一个男生,要么在我座位后,要么在我座位旁边。几天之后,男生开始跟我借铅笔、递纸条,我明白其中意思,但也从不挑明。

有时候晚回宿舍,男生便会陪我走上一段路,送我到宿舍门口。压力最大的考前一周,我头疼欲裂,整整一天没去复习,一个人跑到市区最大、最高端的商场,去看橱窗里几件块钱一件的衣服。按照实习同学800块的工资水平,一件漂亮衣服要至少三个月不吃不喝才买得到。看见那些我可望不可及的美好事物,心里对于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更加坚定,眼前吃的学习的苦,根本算不上什么。

回到学校以后,那个男生来我宿舍楼下等我,他问我:“可不可以让我做你男朋友。”我对他说:“距离考研只有3天了,考完试我们再说吧。”男生离开时有点落寞,但我知道,现在根本不是谈感情的时候。

考研那天,没有下雨,对我这种讨厌雨天的北方人来说,已经感到莫大的幸运。我的考试座位是第一排挨着讲台的位置,两个监考老师,其中一个正坐我对面。

南方是没有暖气的,一月室内温度还低于有阳光的室外,监考老师的位置有学校给配的小太阳。我坐下后由于精神紧张竟然止不住地发抖,监考老师见了,帮我把小太阳转了过来,对着我的腿,烤得浑身暖洋洋的。

我的确应该心怀感恩,在人生的每个重要节点上,都能遇到好心帮助我的人。一门英语、一门政治,两门专业课,一共考了两天时间,这两天里,我的大脑没有其他的事情侵占,将自己这近一年的复习成果,全部展现在四张试卷上。

最后一门专业课交卷铃声响起,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合上笔盖的那一刻,真的像英雄收起了刀鞘。走出考场,我给远在老家的妈妈发了一条短信,妈妈回复我:“忘掉考试,我等你回家。”

回到学校后,男生抱了一束花等我,我知道,到了该摊牌的时候了。吃过晚饭,我把花送回寝室,男生陪我在操场上散步,走着走着,便靠近我,将右手环抱在我的腰间。我本能地躲了出去,即使冬天穿着厚厚的羽绒服,我仍然十分排斥。

没错,我不太喜欢他,或者说,有那么一点点的喜欢,但这种喜欢完全无法抵抗我对未来的不确定所造成的犹疑和担忧。我不喜欢大学所在的城市,考研志愿填报的,虽然是隔壁省省会,但我觉得毕业后我还是会回北方。

男生看到我的反应后,没再多说,他也很清楚,我们很大概率没有未来。聪明如他,这次散步之后再也没来找过我,发给我的最后一条短信,祝我考研顺利上岸,到时候他回来请我吃饭。

感情的萌芽被掐断在摇篮中,我也伤心落寞了许久,直到考研初试成绩公布,我才发现更难的还在后面等着我。

考研成绩出来了,我361分,和当年的二类分数线一模一样。我的目标院校分数比这个高出了15分,没错,我的第一志愿落榜了。

好在,考研可以调剂,也就是说,只要有其他院校公布补录条件,我都可以拿着这个分数去复试。说来也巧,高中毕业那个暑假,我在网吧里第一次注册QQ学习网络聊天,漫无目的的搜索了第一批网友,其中一个就是我大学所在省份的一名研究生。

15年前,网络上没有那么多坏人,风气单纯,这名研究生和我一聊就聊了四年,成为虚拟世界里的好友。我叫他彭大哥,他叫我小弟,无论是学业上、还是人际交往上的困惑,他都耐心解答。他读研期间用实验室电脑,有空就可以和我侃大山,我需要去学校网吧花一小时一元的上网费,他也会恰好时间,不让我白等。

那个时候,什么都很慢,通讯也不方便,但那时候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实在单纯可爱又可贵。考研成绩出来后,他已经研究生毕业去了包邮省工作,我告诉他他们学校有补录公告,他便说,这事交给我,我帮你联络。

几天后,他给了我一个电话号码,告诉我,找周大哥时说是他妹妹,他已经说好了,周大哥会帮忙安排复试的事。“好好努力,你很有机会成为我的师妹!”

彭大哥虽然从不赞成我读研,总是说让我本科毕业找个好男人嫁掉,但当我坚定考研的选择后,他却帮我过了最后一关。当年9月,我成为了一名研究生,四年前的人生理想就这样实现了。

结语:当初大三考研的好友,这一次又落榜了,但后面她坚持了4年,也考上了研究生。只是时过境迁,她再也回不去母校当辅导员,从那时起,无论是公务员、还是学校等事业单位,逢进必考成了铁律。我在研究生毕业后,去了地方国企、又去了上市公司当北漂,最后考回第二家乡找了铁饭碗,在这里结婚生子、成家立业。

回望我的青春,考研、读研花费了整整7年,这7年中攒下的火车票能摆满一张书桌,这7年中,我遇到的一个又一个可爱的贵人,成为我人生中永远铭记的财富。我用7年时光换来的一纸文凭很轻,轻到我每个月的工资只比本科生多300块钱,可这一纸文凭又很重,重到能够衡量我前半生的所有努力,还算值得。

当我们羡慕别人的好运气时,不妨看看他们身后所标记的努力,青春无悔,祝愿每一个心怀梦想的年轻人,都能用努力叩开命运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