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23 07:46

互联网教育兴起的当下,怎么能不读杜威的《民

悉尼.胡克在为《民主主义与教育》写的导言中这样说“虽然本书是60年前写的,它却仍然具有新鲜的时代气息”。的确如此,书中所讨论的观点以及所采取的立场,在现代人深思熟虑地考察我们应该为什么目的办教育,怎么办教育等问题时,仍然具有很大的影响。

作为传统教育的改造者和新教育的拓荒者,从首次发表学术论文,到提出“哲学+教育”理论,再到创办芝加哥实验学校,杜威始终坚持教育服务于生活的理念,并把教育民主化作为其学术研究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在他出版的诸多著作中,《民主主义与教育》被公认为是杜威教育改革思想的集中体现。书中他结合生物学的内容,重新定义“经验”,主张主体与客体相统一,试图将民主社会的意义和价值、产业革命的发展变化以及科学实验的方法等衔接贯串,在教育体系的设计、教学方法的创新方面提出了独特的见解。

杜威实用主义教育思想改造了美国旧教育和建立了美国新教育,其功绩是公认的。在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的转折时期,美国教育急需强烈激荡和振动的关头,杜威掀起的波澜是壮阔的。进步教育运动的排山倒海之势正表明杜威的思想切合时势之需。但是,杜威的教育理论虽然是进步的,却也存在可议的论点,我们应审慎地分析而进行吸取。

阅读过程中,我将这本书大致分为两个部分。1-7章为第一部分,为我们提供了民主教育的理论基础。8-26章为第二部分,在前面所提供的教育理论的基础上重新构建杜威的核心教育理念,关于目标、方法、教学、学科等。第七章无疑是文章理论部分的顶峰,杜威关于教育民主的论述吸引了我。下面结合个人经验与阅读所得就“民主与教育”这个论点进行具体阐释。

杜威认为近世的民主社会并非人们有意识的努力所产生的,而是科学发达,产业发展、国际贸易发达和各国移民众多等等条件所促进的。今后为着进入民主社会的最高境界,就需要人们缜密考虑和科学安排去完成,但是,古往今来的圣哲对这桩头等大事都没做过合理的解答。

柏拉图认为理念世界使人类秉有理性,人们各依天赋理性的优劣,接受恰如其分的教育,然后分别充当立法治国者、御敌卫国者和致力工农者,从而组成阶级社会。柏拉图无法理解个体的原始能力是无限多和可变的,所以他仅仅把个体看作是被分配到固定等级的群体中的人。

18世纪“启蒙”哲学家们明白,个人才能的实际多样性,在道德上要求社会和物质条件的自由和发展个性。谴责现存的等级社会和政治安排束缚了个人,必须打破。但这一派哲学缺乏任何发展其理想的机构,求助于自然就是证明。

18世纪末和19世纪的德国唯心主义随后填补了这一空白,将“人性化”的任务交给了“开明”的民族国家。在这一观点上,个人的真正实现将通过吸收民族国家的目标来实现。但在实践中,当时受普鲁士帝国主义严重影响的国家教育体系,是为国家提供士兵、工人和行政人员的,而不是培养自由的个性。因此,杜威总结道,“教育变成一种公民训练的职能,而公民训练的职能就是民族国家理想的实现。于是用“国家”代替人类;世界主义让位于国家主义。教育的目的是塑造公民而不是塑造“人”。

这些历史实际上提出了一个民主与教育的中心问题:一种教育制度能否由民族国家实施,而教育过程的全部社会目的又不受限制、不被约束、不被腐蚀呢?杜威在这一时期对这个问题给予的直接而又间接的回答便是:除非民主主义的教育思想能越来越大地支配我们的公共教育制度,否则,这种理想只是一种可笑而又可悲的幻想。

杜威眼中的民主社会,他用两个要素来衡量,一是不能单凭主观臆想来制定标准,应以社会成员共享利益的多寡为尺度,还应以本社会和其他社会能否交流互惠为尺度。在专制国家中,少数人占有特殊利益,人们共同享受的利益不平等,其结果是特权阶级和受奴役阶级之间缺乏相同的思想和融洽的感情,双方都陷于片面而畸形的发展。反之,民主社会却又多量人人共享的利益,从而人人能够互爱互爱,能够自由交往,其结果便能协力维系社会的繁荣和促进社会的进步。因为平等相待而荣辱与共就会扩大人的胸襟,就会保证自由思想,促进新思想的涌现。其次,优良社会应当便于和善于与其社会交通,是开放型而非封闭型的社会,是人类共存、共利和共赖的社会。杜威认为民主社会既要冲破阶级和种族的界限,还要冲出国界,使人类出现与日俱多的接触点和互惠点。民主主义就是这种社会的原则和灵魂。

虽然不动摇资本主义社会社会基础,讨论群众共享福利,是乌托邦。但是杜威的民主思想仍然有可取之处。在任何历史时期,出于政治目的的人类群体的最佳规模都取决于不断变化的社会条件。但是,随着个人在越来越大的范围内获得行动自由,当他们在世界舞台上相互作用时,他们作为个人的权利和义务被认为是普遍的。因此,这些权利和义务成为全人类的关怀,而不是某些局部组织的关怀。

目光聚焦二十一世纪,航空运输、全球商业和通讯,确实导致了“空间的物理毁灭”,正如杜威在民主和教育中所说:“社会正在扩大。”我们不能再让自己局限于狭小的空间,我们所接受的教育愈发需要打破国家、阶级、种族的障碍,才能让我们更好地适应当下的社会。人类也开始尝试建立跨国程序和政治机构来更好地维持全球的稳定。

作为未来的人民教师,我们培养的学生应该能够在与任何人的交流过程中都能保持开放的态度。这就迫使每一个学习者摆脱出生时所处的狭隘群体的局限性,我们应该给他们提供“同质”的教育环境让他们在参加共同的活动过程中形成视野的融合。

在教学内容上,我们不能只是单纯继承我们的文化,而必须使之成为一种文化,在接受这种文化之余,也要有取舍地吸收外来文化;在教学形式上,我们不能将学校与生活、社会、世界隔离开来,而应该创新性的创办开放联合式的学校,应用互联网技术,开展各种活动,使来自不同群体的年轻人能有机会相互接触,相互交流,更好的丰富提高自己。

这对于教师而言,无疑是极具挑战的,但我们也应为此做好准备。教师应该带领学生进行“视域融合”,我们必须学会在更广阔的视野中前进。

科技的发展为这一设想的实行提供了可能性,从2001年的开放教育资源运动到被视为MOOC元年的2012年Coursera , EdX ,Udacity等三大MOOC开发者的粉墨登场,以在线资源、课程为主的互联网教育掀起了一个全球性的教育革新运动。伴随着MOOC的勃兴,互联网教育发展同样迅猛,谷歌的 Google Classroom、微软的OneNote Class Notebooks、百度的教育云平台等系列产品、阿里巴巴的淘宝同学与超级课程表、腾讯的腾讯精品课与腾讯课堂等,互联网巨头正在通过资本运作与产品开发,成为互联网教育产业链的主导者,从而催生一个基于互联网的教育产业与商业的帝国。

在这个过程中那层看不见的壁垒逐渐被瓦解。所有人在任何时间访问任何可用的学习资源,且所有想分享知识的人都能找到对应的学习者,我们正努力建立面向所有人的教育需求开放的无边界教育体系与制度,并由无边界教育再进一步迈向无边际学习,从而促进自由、平等的学习活动和个体的发展与社会的进步。

当我们站上讲台,那一方小小的教室便是我们的舞台。当我们看着孩子们懵懂的脸,我们应思考,究竟能带给他们怎样的教育。杜威的《民主主义与教育》内涵深刻,这无疑为我们打开了一扇窗,给我们提供了新的视角以及探索教育真谛的路径。这是一个快速变化的时代,教育在当下的重要性异常突出,教育中的存在的种种矛盾也愈发激烈。这是对我们,未来的教育工作者提出了挑战,而我们应不断吸取前人的教育思想精髓,结合自己的教育实践经验,更新、创造,使之适应于新的时代潮流,来指导我们的教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