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28 04:52

还在打骂孩子?其实最好的教育应该是这样的

无问西东放映完,坐在人群密集的电影院,望着电影后面的彩蛋久久不能平静,我的思绪万千……

在这些年轻人身上,我看到百年来最卓越青年的优秀品质。这些中国最顶尖的学子,谱写了中华民族振兴的篇章。而他们父母的教育方式,也值得我们现代人学习,我要向那个年代的父母们致敬。

沈光耀为了心中的梦想,独自来西南联大求学。他是那些饥饿难民孩子的晃晃叔叔,他违反军规,开飞机给孩子们投放食物,遭受误解和惩罚也在所不惜。

硝烟下,他违背了对母亲的诺言,为了守护脚下的土地,驾机撞向敌军战舰,在一瞬爆开的火光里,消失在呼啸的苍穹深处。

沈光耀的原型是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学生沈崇诲,他1911年出生,湖北武昌人,祖籍江苏江宁,家庭富裕,是那个时代的“高富帅”。父亲沈家彝是中国著名大法官,曾是上海特别市高等法院院长。1937年7月7日,日军发动“卢沟桥事变”,沈崇诲加入抗战行列。8月19日,沈崇诲奉命轰炸敌舰,后来他没有炸弹可投,且飞机突发故障难以返回基地,当时他可以选择跳伞逃命,但他瞄准其中一艘日本船舰后极速而下,与日舰同归于尽。

善良,沈光耀成为飞行员后,一次次带着馒头、罐头投递给那些穷苦的孩子,他是孩子们口中的晃晃叔叔。这样做会违背军规,他咬紧牙关,接受教官的惩罚,面对教官的不解,他说:“这个时代缺的不是完美的人,缺的是从自己心底给出的:真心、正义、无畏和同情。”他的善意也救了另外一个故事里的孤儿陈鹏。

勇敢,在一次昆明遭遇轰炸后,他看着曾经的校舍被夷为平地,看着那个和他一起在田间抓蛇的孩子无辜丧命,终于选择违背对母亲的誓言:因为偌大的中国,已经没有一个地方可以安放一张书桌了。当山河破碎,风雨飘摇,他弃笔从戎。尽管他有足够的理由和条件享受幸福安逸的一生。

尽管炮火连天,战火纷飞,尽管有机会逃生,他毅然选择将飞机冲向敌军舰队,那是拼死一搏,那是同归于尽,电光石火间,他让战友们“回家”,而他的最后一句话,却是用家乡话喊出的:“妈,对不起。”……

电影中的沈光耀可以满足所有父母对孩子的幻想,就像他的同学所说:“你看起来,就是那种做什么都好的人。”外形俊逸、身手矫健、乐于助人、胸怀天下。

这样优秀的人背后,站立着同样优秀的母亲。如果是沈光耀触动了我的泪点,那么他母亲的行为,更发人深思,也让人由衷敬佩。

沈光耀终归没有满足父母的期待,去结婚生子,去享受人生的乐趣。他的生命止步于26岁。听到他的死讯,曾经竭力劝阻他参军的沈母会作何感想?

电影中沈母的角色最让我心疼,不仅仅因为她培养了闪闪发光的沈光耀,影片中的太多细节让人回味。她用自己的行动告诉人们,一个优秀的母亲应有的模样。而这样的优秀,让人心疼。

当你看到沈母,就知道为什么会有沈光耀这样的儿子。雍容而高贵,从她刚一出场,一口温柔而隐忍的粤语中就会感受到。

通过沈母的气度和风采,可见培养出沈光耀这样的儿子绝非偶然。沈光耀出身岭南大户,家里吃穿用度不愁,沈母对她的衣食起居很是细心,儿行千里母担忧,小到冰糖莲子,大到服装搭配,细节中透露出绵绵不绝的母爱。这样的呵护备至的唯一儿子,竟然英年早逝……

她坚决反对儿子参军——这是一个母亲的本能反应。而在恐惧与担心重压下,她并没有失去理智大吼大叫,只是轻轻地对儿子说:“你跪下,背家法第三条和第七条。”

“你所追逐的功名利禄,你祖上全部都拥有过,我只希望你体会人生的乐趣,希望你结婚生子,不是给我增添子孙,是想你知道为人父母的乐趣。”

而背诵家训的情节,反映出沈母对光耀的教导方式:宽厚中不无规则,温和而又坚定。接纳和支持居多,但也不缺少引导和劝诫。

爱护孩子是父母的本能。一个母亲,在面对儿子打算冒着生命危险,报效祖国之时,当然会用尽全力去挽留,她选择用尽智慧去劝说,既不是粗暴阻止,也不是疯狂地阻止——她尊重儿子的人生,尽管千般不舍,但是只要那是他的人生乐趣,她会选择接纳。这样的选择饱含人生的智慧。

“我只希望你体会人生的乐趣,希望你结婚生子,不是给我增添子孙,是想你知道为人父母的乐趣。”

万法皆空,凡事皆有因果。历史上沈光耀的原型——沈崇诲的母亲善良博学,不仅教他识字、算术、写作,还经常给他讲岳飞、文天祥等英雄的故事。而现实生活中的沈崇诲,也真正遵照母亲的教诲,成了精忠报国的战士……

沈母在得知儿子的死讯之后,强忍着悲伤让佣人端出两碗糖水,给了前来送儿子遗物的同学。当她想到这是儿子最喜欢的糖水,而他却再也喝不到时,泪如泉涌。

当她用目光为大林小林送行,一个人站在空荡的大堂里,头顶的匾额上赫然写着“三代五将”四个遒劲有力的大字,让人泪奔,原来这个家族并非偏安一隅的普通富商,这个家族曾经为国家贡献了三代五将,而今最后的血脉,也奉献给了这个风雨飘摇的国度。那蚀骨的凄凉与酸楚,扎得人心流血。

“你一生所要追求的功名利禄,没有什么是你的祖上没经历过的,那些只不过是人生的幻光。我怕,你还没想好怎么过这一生,你的命就没了。 ”

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这样的父母并不算少数。在大林小林这样的优秀学子参军的同时,清华校长梅贻琦也将自己的一双子女送上前线。而在那个时代,这样的例子太多。

一九三七年,北平沦陷。华北之大,已经放不下一张课桌。清华、北大、南开三所大学的师生奔往昆明,组成西南联大。一位滞留北平名叫邓以哲的教授叮嘱年轻的儿子:“你要好好读书,将来力图报国!”这个年轻人,就是邓稼先。一九三七年高晓松的外公外婆坐轮船出国留学,那时正好淞沪会战爆发,整个华租界已经是炮火连天,轮船慢慢驶离,当时轮船上的留学生都走到船尾,大家都哭着对这个苦难的祖国说:我们一定要学好本事,回国建设这个国家。

被父亲要求好好读书,报效国家的邓稼先,在新中国成立后用实际行动践行了对父亲承诺。1979年,一次核试验时,核弹直接摔在地上而并未出现蘑菇云。作为总负责人,邓稼先推开所有人,亲自去寻找碎片,查明原因。因为这次事故,他受到了严重的辐射,导致日后患上了直肠癌。1986年,邓稼先病逝于北京。临终前,他对身边人叮嘱道:“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高晓松的外公张维曾任清华大学教务长、副校长,是中国工程院、科学院两院院士,是熟操四国语言的科学家;外婆陆士嘉是中国著名的流体力学家;他们的子女也基本都是新中国成立后各个领域的杰出人才。

在那个年代、著名革命家、思想家梁启超,为子女们写下来洋洋洒洒几百封家书,在日常生活琐事、国家大事评论、和文学艺术创作中不间断地输出观点,做出表率以影响孩子们的为人处世。

他对家庭教育的重视,也创造了“一门三院士,九子皆才俊”的教育传奇。有人问梁思礼从父亲那里继承的最宝贵的东西是什么,梁思礼回答说是“爱国”。

“爱国”自古就是中国传统知识分子习得的根深蒂固的文化基因。在沈崇诲、邓稼先、在许许多多过去的青年学子身上,这一基因得以延续。。

然而,与过去相对应的,我们这个时代的父母,往往对孩子的学习成绩格外看重,同时伴随着各种焦虑。而这样焦虑会让孩子无所适从,背离我们的期待。更有甚者将这种焦虑释放到无可收拾。

武汉市一位8岁小男孩,由于考试成绩不理想,在被其父亲连打四十余下屁股后,竟出现了臀部肿胀、发烧、嗜睡、尿少等症状,最后竟然抢救无效死亡。江苏徐州单身父亲张某由于望子成龙心切,在教育5岁儿子时随手抡起木棍打屁股,在断断续续打了20分钟后罢手。没成想,孩子于次日身亡。一项关于国内的抽样调查报告显示,全国有80%的孩子挨过打,50%左右的父母赞成使用适当的体罚,还有相当一部分父母习惯性地用打骂孩子来代替日常的教育。

“你一生所要追求的功名利禄,没有什么是你的祖上没经历过的,那些只不过是人生的幻光。我只希望你体会人生的乐趣,希望你结婚生子,不是给我增添子孙,是想你知道为人父母的乐趣。”

“天下事业无所谓大小,士大夫救济天下和农夫善治其十亩之田所成就一样,只要在自己责任内,尽自己力量做去,便是第一等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