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05 13:33

谁说温州人没文化?

前阵子,朋友来温州办事,找我开了一个小型座谈会,跟我说:“温州人虽说文化不高,但真的很有经商头脑。”在一边默默喝酒的江老板也随声附和起来,暗暗自嘲自己是没文化的商人。

温州人经商的形象实在太深入人心了,以至于温州是“文化沙漠”倒像成了一个既定的事实。但实际上,温州人一开始其实是没有经商的天赋的。

清末,民国年间,浙江地区就流传着这样的口号:“做生意靠宁波人,打官司靠绍兴人,读书靠温州人”。

温州曾有一段时间文化兴盛。就科举而言,唐代三百年来,温州进士仅2名,北宋有81名,而南宋一百多年间,竟有1148名。温州是东南地区进士最多的地方。

作为永嘉学派的创始人,温州水心村里的大儒叶适打头,主张“崇义养利”,注重商业,重视实际利益,号称永嘉学派。

直至明朝,温州瑞安出了“一代书宗”姜立纲。“温州书法大师”姜立纲的名气在当时传到了日本。日本曾向他求国门匾额,把它当作“至宝”来加以珍藏,朝廷称赞他实在给中国争足了脸面。

但是恰恰在甲骨文发掘初期,这位来自浙江瑞安的清朝儒学先生用一本《契文举例》正确释读了大约150字。被章太炎冠以“三百年绝等双”。

他在25岁的时候写定《温州经籍志》,收录了前人评议,被称为“最著名的地方艺文志”。永嘉学派也是因为瑞安孙怡让老先生的这本《温州经籍志》才变得引人注目。

对于史上“岳飞是不是写了满江红”这个问题,夏老先生直接推翻。他认为该词可能是明朝大将王越或其幕僚写的,和南宋岳飞完全没有关系。

戏曲史论家王季思也是温州永嘉人。作为一代曲宗,王季思被誉为“岭南文化的最后一颗文化灵魂”。

在晚清时期,温州就有五位中国古算学家,包括县令黎应南,举人黄庆澄、布衣算学家陈氏父子以及中医陈侠等。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著名的数学家苏步青被誉为“东方国度上灿烂的数学明星”和“数学之王”。

在他任职浙江大学数学系期间,很多温州学生前来就读,培育了包括谷超豪在内的第二代温籍数学家。

谷超豪先生作为2009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可以用几何知识预测台风的风向,和预报完全一样。

由于偏居东南一隅,天高皇帝远,这里历来是躲避战乱的世外桃源。由此,温州也涌现了一批政治军事家。

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的刘伯温,是土生土长的温州人。刘基又叫刘伯温,是明朝开国元勋,朱元璋的帝王师,今浙江温州市文成县人,明初扶佐朱元璋推翻元朝,建立了明朝。

中国民间广泛流传着,“三分天下诸葛亮,一统江山刘伯温”的说法,他以神机妙算,运筹帷幄在老江湖上赫赫有名。

“张阁老” 张璁在明朝嘉靖年间任朝廷首辅,是温州龙湾人。他是嘉靖皇帝最信任的一个人,在嘉靖皇帝取得胜利之后进行了著名的张璁变法。

另一位是温州龙湾人王名世,这一年他武举廷试高中武状元,成就“连中三元”的“神话”。温州人满有军事政治方面的头脑。“人物满东瓯”的说法可真的不是空有虚名。

1896年,温州项湘藻、项崧兄弟在瑞安创办方言馆。这是浙江省近代创办最早的外国语学校,比京师大学堂早了两年。

温州教育实际上很早就走在浙江前列。温州是浙江省最早开设民办高中的地方。政府每年投入最高140万吸引教育人才,致力于打造温州教育高地。

高考一放榜,温州“牛校”、“牛班”就开始纷纷刷屏朋友圈。温州中学、温州第二高级中学等捷报频频。

“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六成的人甚至为培养孩子举债也在所不惜,七成的人在孩子出生前就提前准备教育资金。

温州人的平均文化水平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这群“后备力量”。温州新一代文化青年正在崛起,整体拉高温州人的文化教育程度。

历史上的“永嘉学派”主张义利并举,温州人很好地传扬了这一内涵:经商讲诚信,绝不见利忘义。

温州市皮革化工商会副会长鲍光华当年为了诚实守信,处理温籍华侨几件掉色的皮衣,跑遍了上海、北京和天津。

温州人注重声誉,每个温州人都在谨慎经营自己在关系网中的人际关系。因此温州人之间相互借钱融资很容易。但一旦失信,就不容易东山再起。

以1.6亿拍得乾隆玉玺的“温商”杜圣博赶赴巴黎完成交付。付款期限从3个月缩到了1个月,守住了温州人的诚信形象。

温州人不肯拿诚信来做赌注,温州商人拖欠,赖账比率很低,拆东墙补西墙,捡芝麻丢西瓜的事,温州人可干不出来!

从这上面来看,被“江南皮革厂倒闭了”荼毒已久的温州终于可以为自己平反了。温州别样的商业道路实际上牢牢奠基于传承已久的文化底蕴。温州更应该是一个以文化发达而闻名的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