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08 14:51

中东疫情观察丨疫情对经济冲击进一步加剧 多国

近一段时间以来,中东多国的每日疫情走势呈现平缓态势。伊朗、土耳其、沙特、卡塔尔等国每日新增确诊病例均在区间内波动,疫情进入“平台期”;阿联酋新增病例连日来均在400例以下,好转趋势明显。虽然确诊数字逐步走稳,但持续数月的疫情给中东国家带来的经济影响正在凸显。伊朗货币里亚尔继续贬值;土耳其政府债务大幅增长;沙特朝觐相关产业收入或将锐减;卡塔尔部分经济指数下滑;阿联酋最大银行裁减员工等等,面临持续蔓延的疫情,各国政府如何克服困难、重振经济,将是一个日益严峻的问题。

截至当地时间23日,伊朗单日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2445例,死亡121例。在共进行的1475331次核酸检测中,伊朗累计确诊新冠肺炎209970例,死亡9863例,治愈169160例,目前仍有重症患者2846人。由于在伊朗轻症及无症状患者无需入院治疗,只需居家隔离即可,而在当天的确诊病例中,需住院治疗的人数再次超过50%,疫情仍将继续考验伊朗的整体医疗体系。

对于接连多日确诊病例均在2千以上,伊卫生部副部长莱希表示,随着检测体量的上升,确诊数字增加是正常的。他强调在伊朗大约80%的人群没有任何新冠肺炎症状,大规模的群体检测只会带来资源浪费,目前的检测重点仍然是高风险人群。此外,他继续号召民众应佩带口罩、遵守卫生规范、避免非必要出行等,只有这样才可有效切断病毒传播。

此外据多家媒体23日报道,在疫情严重的布什尔省,数月以来已经共有412名医护人员感染新冠病毒,其中66人康复后继续回到岗位工作。另据当地媒体报道,一名伊朗当地人由于不规范的使用酒精而导致死亡。报道称,该人在使用酒精消毒时,过度喷洒酒精导致手机发生爆炸,爆炸引发了手中酒精瓶的燃烧,从而酿成此次悲剧。该报道强调,民众在进行日常消毒时需严格遵守各类物品的使用规范,另外伴随着高温天气的到来,人们应妥善保管酒精等易燃物品。

连续数月,受到制裁和疫情影响,伊朗货币里亚尔兑美元汇率持续走低。当地时间23日,伊朗的货币兑换点价格为1:200000,即1美元可兑换20万里亚尔,创历史新低。伊朗央行行长表示,新冠疫情导致的进出口贸易停滞是汇率发生变化的主要原因,货币贬值不会持续,民众无需恐慌。他强调,目前伊朗已经同边境国家陆续开放口岸,外汇市场将逐渐恢复正常状态。

当地时间6月23日,土耳其进行了42982次新冠肺炎检测,新增确诊病例1268例,新增死亡病例27例,新增治愈1315例。截至当地时间23日20时,土耳其累计确诊190165例,累计死亡5001例,累计治愈162848例。土耳其卫生部长科贾呼吁当地民众,要想更加正常地生活,需遵守防疫措施,让新增确诊数下降。

据土耳其媒体报道,截至当地时间6月23日,土耳其大国民议会感染新冠肺炎病毒人员再增6人,加上此前确诊的11人,感染总人数增至17人。在新增的6人中,5人来自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而此前确诊的11人中有7人治愈,均已重返工作岗位。另据报道,当地时间6月22日,土耳其东部通杰利市市长马乔卢宣布自己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已经开始在当地医院接受治疗,目前身体状况稳定。

疫情对土耳其经济的影响持续显现。据土耳其财政部数据,截至5月底土中央政府的债务总额达1.6万亿土耳其里拉约合2340亿美元,比去年同期高出33.7%。所谓债务总额包括公共部门机构、中央银行、私人公司和家庭的未偿债务。据了解,其中近9660亿土耳其里拉为国内债务,6673亿里拉为外债,且债务总额中约8252亿土耳其里拉的债务为外币计价。

另据土耳其文旅部发布的最新数据,今年前5个月,土耳其共接待超过420万外国游客,相较于去年同期暴跌了66.35%,仅5月一个月份游客数量相较于去年同期下降99.2%。前往第一大城市伊斯坦布尔的的游客约为230万人、爱迪尔内省约57万人、安塔利亚约有43.2万人。外国游客中保加利亚人最多、其次为德国人。旅游人数的暴跌,对于土耳其这样一个旅游业占经济总量12%的国家来说,影响巨大。

虽然无论是国际机构还是国内分析人士,大多数经济学家预计土耳其经济今年面临萎缩,但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表示,自5月份以来,经济复苏信号“相当强劲”,预计该国经济今年下半年将出现强势反弹。但记者观察到,全面复工复产加速经济恢复的同时,土耳其疫情防控也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土医学界专家连日来多次呼吁政府,在恢复正常化的同时,必须强化防疫防控举措,否则恐怕很快就会迎来第二波疫情,届时对社会经济的影响恐怕更大。

沙特卫生部当地时间23日下午公布的最新数字显示,境内过去24小时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3139例,当日同时新增39例死亡病例。至此沙特境内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累计已达164144例,其中1346名患者病重不治去世,109885名患者已经治愈。 近期沙特境内单日新增病例数持续下降,显示疫情有可能开始进入“平台期”,单日新增治愈人数也继续提升,一方面显示在医疗机构加强救治工作,另一方面也说明前期确诊病例大部分属轻症患者。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此前首都利雅得长期被视为疫情重灾区,动辄新增病例数上千甚至超过2000例,但在23日公布的数据中单日新增病例数“仅为”299例。沙特卫生部发言人在当天有关疫情的例行记者会上透露,目前沙特境内已经完成超过140万次新冠病毒测试,尽管疫情出现好转的迹象,但民众切不可放松警惕,尤其是老年人和慢性病患者等免疫力低下者更应当注意自我防护。

沙特朝觐事务部当地时间22日晚发布通告宣布将今年参加朝觐仪式的范围限制在目前在沙特境内的穆斯林,并将会把人数确定在”非常有限“的范围内。23日上午,沙特朝觐事务大臣和卫生大臣举行联合记者会对相关情况进行了进一步说明。卫生大臣陶菲克·拉比阿表示,不允许年龄超过65岁的穆斯林参加朝觐,而所有参加朝觐者都将提前接受健康检查,在完成朝觐返回之后也须在家中自行隔离一段时间。朝觐事务大臣本腾则透露称今年参加朝觐的人数将不会超过1万人。

今年的朝觐季为7月末至8月初,按照原本会有数以百万的穆斯林涌向沙特西部的伊斯兰教圣城麦加,但由于超高人口密度导致几乎无法完成疫情的有效防控,沙特政府最终决定严格控制朝觐规模,而这也可以称得上上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首先是朝觐受到全球穆斯林关注,尽管沙特并未完全取消朝觐,但控制朝觐规模特别是禁止来自国外的穆斯林朝觐(即便是出于人员生命健康的考虑)也会招致地区内诸如伊朗、土耳其和卡塔尔等与沙特不睦的国家大肆批评,另一方面,每年的朝觐季给沙特带来数以十亿美元计的收入,而朝觐人数的大幅减少也将导致酒店、航空和服务等相关行业收入锐减,这也是沙特经济受到疫情冲击的一个侧面表现。

卡塔尔公共卫生部6月23日下午对外公布,在过去的24小时中,共进行了4371例新冠病毒肺炎测试,确诊1176例,累计确诊病例达89579例 。卡塔尔当天还有1545名治愈患者,总治愈人数达71501例,目前仍有17979人处于治疗中,其中1087人住院治疗,225人在重症监护室中。卡塔尔累计进行了328941例新冠病毒测试,确诊人数超过总检测人数的27%。

卡塔尔在疫情峰值期间,每日新增确诊数量在1500例之上,目前已经连续十天,每日新增确诊数远低于1500例。卡塔尔公共卫生部表示,卡塔尔正在度过疫情的峰值。

据卡塔尔规划和统计局当地时间6月23日发布的数据显示,卡塔尔4月工业生产指数为98.3,环比今年3月下降2.5%,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3.2%,下降主要原因是占比最大的天然气和石油生产下降导致。此外,卡塔尔商业银行开始限制个人外汇兑换和提取,个人外汇账户即便余额充足,每人每周仍被强行限制最多提取5000美元现金,卡塔尔当地货币里亚尔的存取和兑换暂无限制。由于卡塔尔未公布近期外汇储备情况,所以限制个人外汇提取的具体原因尚不得而知。

中东最大航空公司之一,卡塔尔国有航空公司卡塔尔航空,在疫情期间坚持运营全球170余条航线中的30多条,从一个月前开始逐步恢复全球客运网络。在过去一周中,卡航恢复了至布达佩斯、达累斯萨拉姆、达喀尔、伊斯坦布尔、纽约等地的5条航线,此外由于各国疫情管制逐步放松,卡塔尔航空还增加了另外10条国际航线的每周航班数量,现在卡航每周有超过270架航班飞往全球超过45个目的地。下一阶段,卡航计划在6月底恢复其原有170条航线中的80条。

在疫情期间卡塔尔保持多条国际航线,今年4月全球客运需求触底,断崖式下降94.3%。卡塔尔航空4月收入客公里数(RPK)超过13亿,占据了全球市场的17.8%,超过第二至第五名的总和,9亿吨公里(CTK)的货物运输量,也位居世界第一。在疫情期间卡塔尔航空表现抢眼。但同时,此前同空客和波音公司签订的数百亿美元的订单,在疫情面前成为了卡航要面对的最棘手问题之一。卡航高层多次明确表示最近两年内不会接受任何新飞机,并要求推迟部分新飞机的交付到8至10年后,并多次向两家飞机制造商施压,表示如果对方不考虑卡航推迟交付新飞机的要求,卡航将重新考虑同两家公司的长期合作关系。

当地时间6月23日,阿联酋卫生和预防部通报该国新增380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同时新增657例治愈病例和2例死亡病例。至此阿联酋境内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达45683例,其中治愈病例33703例,死亡病例305例,现有确诊病例11675例。回顾疫情走势,阿联酋6月4日现有确诊病例数达到了17173例的最高峰值后,已经连续下降了19天,日新增病例自6月14日达到304例的近期新低后,逐渐小幅回升,但至6月23日已经连续10天低于400例。

尽管阿联酋的疫情走势趋稳,国内各项商业活动也在逐步恢复中,但是疫情对经济的负面影响正在愈演愈烈。首当其冲的航空旅游业已经多次裁员、减薪,而最近减薪潮也开始蔓延到阿联酋的金融业。

惠誉国际评级6月23日表示,由于较低的利率和较高的贷款减值准备,阿联酋银行的盈利能力将在2020年面临压力。而就在上周,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将阿联酋八家银行的前景从稳定调为负面,这八家银行包括阿联酋国民银行,阿布扎比商业银行,迪拜伊斯兰银行等,基本就是阿联酋资产规模排名居前的八家银行。至此,世界三大信用评级机构中,有两家已经对阿联酋的银行也给出了相对负面的评价。

从三月以来,阿联酋中央银行为了刺激受疫情影响的经济,把银行活期存款准备金要求减少了一半,降至7%,并向银行业注入了大笔资金,以支持贷方及其流动性管理,近日,阿联酋中央银行统计,阿联酋的银行已放出了440亿迪拉姆(约合853亿人民币)的无息贷款,为全国14万名客户提供了支持。低利率政策在刺激经济的同时,无疑也意味着银行盈利下降,迪拜作为中东的金融中心,这里的银行表现得尤为明显。

当地时间6月23日,阿联酋国民银行(Emirates NBD Bank)宣布将裁员800人。阿联酋国民银行发言人表示,最近的事态发展,对整体经济、金融服务业和银行本身产生了重大影响,从而改变了其运营和人员配备的要求。“这项决定并不轻松,我们已尽最大努力公平对待他们(被裁员工),并尊重他们,希望他们在阿联酋国民银行以外取得成功。”

阿联酋排名前十的上市银行2019年净利润平均增长13.9%,是海湾合作委员会国家中最高的。但是,在2020年第一季度,阿联酋国民银行的净利润同比下降高达24%。阿联酋国民银行是迪拜国有银行,也是阿联酋最大银行,在阿拉伯国家的银行中,其资产也是最多的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