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02 16:38

美吉姆上半年业绩预亏!拟募资16.5亿还债,又剥

近日,早教上市公司美吉姆(002621)发布2020年半年度业绩预告,预计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600万元-2300万元。

不止业绩下滑,最近,美吉姆还收到深交所下发的年报问询函,其中重点提到12.7亿元欠款的问题。回复问询时,其表示可以通过多种方式筹集资金,支付剩余交易价款不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仅一周之后,美吉姆宣布拟转让旗下子公司大连三垒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垒科技”)全部股权,作价2.49亿元。对此,美吉姆解释为“调整产业结构,聚焦早教业务”。

值得一提的是,疫情爆发以来,早教行业受到巨大冲击。对于美吉姆而言,其制造业优势显现。2020年第一季度,其净亏417.3万元,而三垒科技盈利68.6万元。

6月1日,深交所对美吉姆下发2019年年报问询函。首当其冲的问题就与未支付的巨额收购尾款事宜相关。

问询函显示,2018年11月,美吉姆子公司启星未来(天津)教育咨询有限公司以货币资金33亿元收购天津美杰姆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杰姆”)100%股权,截止2019年12月31日,尚有12.7亿元未支付。

另外,2019年9月,美吉姆对外披露《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拟非公开发行股票募资不超过16.5亿元,用于支付收购美杰姆100%股权剩余价款,非公开发行对象包括交易对手方的大股东霍晓馨、刘俊君。

对此,深交所质疑美吉姆是否存在规避重组上市,要求其说明作出上述安排的原因及合理性。

7月1日,美吉姆在回复问询函时表示,由于前述收购交易金额较大,公司资产负债率大幅上升。截至目前,除尚未支付剩余尾款外,公司待偿还股东借款余额0.88亿元,短期和长期银行借款余额为1.01亿元,营运资金较为紧张。

为降低公司财务负担,公司拟非公开发行股票筹集资金用于支付前次收购的剩余交易价款。

然而,对于定增对象除了美吉姆实控人所控制的珠海融远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外,还有交易标的高管,即原最大单一股东霍晓馨和原实控人之一的刘俊君。

美吉姆则认为,后两者拟分别认购此次非公开实际发行股票数量的10%,发行完成后,二人持股比例分别增加1.67%,有助于实现与上市公司的长期利益绑定,不存在规避相关法律法规的情形。

实际上,自2019年4月以来,美吉姆就筹划以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方式化解这笔债务。根据相关公告,本次拟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6.5亿元。

其中,12.57亿元用于支付天津美杰姆100%股权的收购尾款,剩余3.93亿元用于偿还股东及银行借款。但是该定增计划进展缓慢,至今也未能完成。

不过,为表明归还前述欠款不存在重大不确定性,美吉姆在回复问询时表示,正在积极推进本次非公开股票发行,若未能顺利实施,将通过银行贷款、股东借款等方式筹集资金。

根据公告,美吉姆拟将大连三垒科技100%的股权,以2.49亿元价格转让给美吉姆大股东俞建模及三垒科技法人金秉铎。

公开资料显示,美吉姆前身是大连三垒股份,2011年9月29日于深交所上市,主营高端机床制造的研发、设计、生产与销售。随着传统制造行业发展陷入瓶颈,三垒股份盈利能力下滑,从而计划向教育行业转型。

2017年2月,三垒股份收购北京楷德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切入低龄段留学业务。同年6月,三垒股份将与制造业有关的资产、技术、知识产权等划转至三垒科技。

2017年,三垒股份营收1.77亿元,其中,三垒科技营收0.77亿元,占总营收比重的43.2%;三垒科技净利润668万元,占三垒股份净利润1835万元的36.4%。

而在2018年,三垒科技在三垒股份营收与净利中的占比进一步提升。财报显示,2018年三垒科技营收占三垒股份营收比重56%;三垒科技净利润占三垒股份净利润总额的49.17%。

时至2019年4月,三垒股份更名为“大连美吉姆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标志着其业务重心正式转到教育服务业。

2019年财报显示,美吉姆营收6.3亿元,同比增长137.4%,其中早教服务占营业收入比重为65.1%,机械制造仅占21.5%。

随着业务发展重心的转移,三垒科技对美吉姆业绩贡献总体减弱。但今年以来的疫情,其制造业的优势再度显现。

2020年第一季度,美吉姆净亏损417.33万元,而三垒科技净利润为68.63万元,保持正向盈利。

既然不拖累业绩,为何将三垒科技出售?对此,美吉姆解释为“为调整产业结构、聚焦早教业务”。

事实上,今年以来,受疫情影响,美吉姆的线下早教机构遭受巨大冲击,而其低龄段留学业务,也受到海外疫情及留学政策影响。在疫情影响尚未消除的情况下,剥离能盈利的传统业务,是否是明智之举,尚未可知。